新黄山网、黄山市干部在线学习城欢迎您!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首页 | 新闻  | 旅游  | 文化  | 生态  | 园区  | 综合  | 校园  | 企业库  | 思想库  | 人才库  |
您的位置:   首页>>文化>>文化遗产
徽州砖雕人吴正辉:雕刻一段老徽州时光

点击数:620  时间:2018-10-9  作者:程格岚 

 

徽州砖雕是徽州盛产质地坚细的青灰砖上经过精致的雕镂而形成的建筑装饰,其雕刻工艺细腻复杂,以人物、祥禽瑞兽、花卉、吉祥图案等题材为主,广泛用于徽派风格的门楼、门罩、门楣、屋檐、屋顶、柱础、屋瓴等处。歙县南部的北岸镇曾是徽州砖雕的发源地,出了许多技艺高超的砖雕古艺人,至今在北岸镇、昌溪乡等一些村落的古建筑上都留存有他们雕硺的精美砖雕,譬如潘氏宗祠、吴氏宗祠、风雨廊桥、兰桂山房等。省级徽州砖雕代表性传承人吴正辉就出生于这个古镇的大阜村。

吴正辉自幼喜欢画画,也许是所处环境的耳濡目染,也许是父亲做精工砖匠的遗传。在北岸中学读书时,一位姚老师就教过他雕刻版画。初中毕业后,进入省重点职业中学——行知学校学习园林花卉专业,期间又受到教国画、广告美术老师的教诲。1987年从学校毕业后,他先后在砚雕大师方钦树开办的徽城文化服务部及行知工艺厂从事砚雕工作,时常也接一些砖雕的活儿。1989年了参与上海大观园的巨幅砖雕制作后,就更加钟情于砖雕这门技艺。后来回家开了一个徽派砖雕作坊,沉下心来琢磨徽州砖雕技艺。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收藏热兴起,北岸镇古玩街悄然形成,一些从事古玩收藏的朋友从偏远山村收集了很多砖雕,由于历史原因,许多精品砖雕被毁成了残品,于是朋友把这些砖雕交给他修复。这让正沉浸在砖雕世界里转圈圈的吴正辉豁然开朗,如获似宝。他悉心探究每一块青砖的历史,了解题材内容,揣摩古艺人的构思,研究传统技法,悟其精髓,得其经验。《古城会》《负薪苦读》《太白醉酒》《百子图》《渔耕樵读》《赵子龙救主》《郭子仪献寿》《访友图》等,那一副副为浓郁的历史人物、戏曲故事、琴棋书画、花草园林等内容的徽州砖雕,经过平雕、浮雕、立体雕等技法的运用,呈现出别样的韵味和风采。吴正辉看得如痴如醉,那些日子,从早到晚都坐在凳子上潜心研究他的砖雕。一坐就是二十多年,经他手的古砖雕已不计其数,为他继承、弘扬徽州砖雕技艺夯实了基础。后来,吴正辉成立了黄山市正辉徽州砖雕雕刻艺术研究中心,着重传承古代技法,生产和制作砖雕,并收徒传艺。该中心被黄山市文化委员会授予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基地。

吴正辉先后参与了上海大观园,苏州周庄,歙县西园,池州秀山门博物馆,休宁万安罗盘博物馆,黄山市百村千幢建设等工程的大型砖雕制作。他的作品多次荣获全国金奖,如《访友图》》获第二届中国(南宁)工艺美术精品展金奖,被上海世博会博物馆收藏;《七擒孟获》获中国工艺美术创意奖金奖和安徽省第一届传统工艺美术产品展金奖;《徽商故里》获中国工艺美术界最高奖项——中国工艺美术“百花奖”金奖等。砖雕作品刊发于《安徽工艺美术》《文化周刊》《安徽工艺美术60周年精品集》等。各方媒体多次介绍了他的砖雕技艺。如中央电视台和安徽广播电视台联合出品的大型纪录片《大黄山》中就拍摄了他制作徽州砖雕技艺的全过程。

尽管吴正辉已是徽州砖雕行业中的领军人物,但他总认为自己的技艺不及古人。原因是在2001年,他在歙县西园内修复一套门楼时,发现它除了布局合理,工艺精细外,砖雕雕刻技艺竞打到九个层次。尽管这也可能是古人的顶极之作,实属罕见,却给吴正辉留下了困惑,但留下更多的是探索、是追求。

砖雕由于材料是青砖,在雕刻中易断,不易雕刻。木雕,石雕的雕刻底面都是平底,而砖雕与其不同,呈一个斜坡式递进。砖雕第一个层面处理不好,第二个层面就很难处理。一般五、六层都可以打坯完成雏形后根据砖雕工序制作。到七层左右,打坯就无法进行了,而要打的八、九层画面更是隐藏在前几层背后,刀具从各个角度都无法下刀。这一切始终困扰着吴正辉这一代砖雕艺人。但吴正辉心想:古人在没有现代工具作辅助下能打到九层技艺,虽能之人少,但毕竟是存在了,这代表徽州砖雕最高的技法不应失传呀,自己做为徽州砖雕省级代表性传承人理应去努力尝试一下。

为了“尝试”这二字,吴正辉查阅了大量当时修复砖雕时积累的一些资料,一次又一次实地考察吴氏宗祠等典型的徽式建筑,与东阳木雕国家级大师黄小明等多个专家交流经验。他首先构思了九层作品的内容,为展示徽州民俗民风中的祝寿场景《全家福》;巧妙运用错开分位法绘制出九层分解图。作品的一至七层画面根据设计理念,按照打坯等砖雕工序雕刻初具雏形。进入八层时,在作品中层次之间有透雕的地方刀具还是不能随意摆动,稍有不慎就会碰断。一个月又一个月过去了,吴正辉还没有找到理想的突破口。他捧着古代砖雕揣摩着,古代砖雕为什么在侧面打孔,一开始是认为便于安装固定,于是把不同时期有打孔的砖雕都找出来细细观察,发现了有一种规律,打孔多的层次就多,打孔少的层次就少,这就是古人经过多少代努力创造的多层侧掏技法,他茅塞顿开。

空间有了,刀具方面又出现了问题。一般的刀具都是直的,一些地方需要拐弯才能可以到。于是吴正辉自己改装工具,弯头的、斜头的、前宽后窄的,精心磨制了数十把刀。其实真技艺不在刀具,刀具只能便于雕刻,而在于艺人的修养和平时经验的积累,才能把刀具运用自如,巧妙的手法利用是关键。

一般在六层左右侧面打孔就有点吃力了,需要加倍小心,因为上层都是透雕,要寻求接力点,安排在不妨碍下刀的地方,这是一个重要关键点。经过两个多月的摸索,从侧面选好接力点,把上几层的受力点通过力学的原理选出一个点,在进第八层中,受力点通过斜插的景物作支柱,并预留出雕刻工具游离的距离,小心翼翼的从侧面入刀,把八层剃雕出来,用弯刀从正面与八层的接触把景物雕琢出来。九层的雕硺过程也如此雷同。其实这是一种艰难过程,许多地方都无法用文字能够说清楚。古人云:功到自然成,就是其中的道理,也是最贴切的诠释。

巧妙构思、侧面下刀,正面布局,九层画面逐一打开了。吴正辉终于在见方尺余,厚仅及寸的砖坯上雕出九个层面的楼空画面作品《全家福》,该作品雕刻的26个人物栩栩如生,楼阁回廊层层递进,松树梧桐遥相呼应,从近景到远景,前后透视,层次分明,可以说是当代徽州砖雕的巅峰之作。安徽省文化厅与央视新影集团联合拍摄的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型电视宣传片《徽韵》通过镜头记录了他九层技法的流程。

徽州砖雕这门一度失传多年的九层技法的恢复,并非一日之功,也非偶得其果。正是吴正辉多年潜心钻研、懂得其精髓、巧用其手法,加上一刀一刻的扎实功底,才有水到渠成的结果。如今的吴正辉依旧淡然,如同他的性格一样。他说:九层技法虽然突破了,我是感到喜悦,但技艺永远没有高点,我还需要不断的索求,将技艺传承下去。

 

 

 

 

(来源:凤凰网 )

 

 

 


(责任编辑:白岳) 

 

上一条休宁榆村廊亭街古韵犹存风采依旧      下一条黎阳老街 蝶变重生华丽亮相

 

相关评论    评论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