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黄山网、黄山市干部在线学习城欢迎您!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首页 | 新闻  | 旅游  | 文化  | 生态  | 园区  | 综合  | 校园  | 企业库  | 思想库  | 人才库  |
您的位置:   首页>>文化>>文化遗产
打开木梨硔的红色记忆

点击数:217  时间:2018-9-11  作者:樊成柱 吴玉莲 汪 悦  

 

 

休宁县木梨硔村是一个开门就能见山的古村庄,人居其中,悠然如画,在这个“云上村庄”却有一段战争时期的红色故事。

战壕残垣述说曾经的岁月

为寻访历史渊源,记者与有着“休西活字典”之称的溪口石田中学汪红兴老师一起,重走红军路,真实感受当年红军在此战斗活动的情景。

穿过层层叠叠、错落有致的木梨硔古民居,一条蜿蜒土路直通此行的目的地冷水窟。从木梨硔村到杨培尖山巅,直线距离也就五六百米的样子,但脚下的路并不好走,年前的大雪把一些灌木和毛竹压断,有的横在路上,需要把树枝抬起,我们猫着腰才能过去。记者仔细观察脚下这条红军走过的路,经过几十年的时光磨砺,曾经通往婺源和祖源的这条古道,已慢慢淡去原有的交通功能,大部分路面被山土枯叶侵占,仅剩尺宽的踩踏痕迹。

该红色遗址位于苦竹尖和杨培尖之间一个土名冷水窟的山头上,海拔约800米。整个遗址四周被树林掩映,占地130多平方米,外围是两条环形战壕,外面一条较为宽大,呈圆弧形,深约1.5米,宽约80厘米,长150多米,可以埋伏百余人;里面一条深约1米,宽70厘米,长100米左右,中间部分隆起的则是碉楼,落差达5米左右,呈正方形,占地约16平方米,只是如今已经倒塌,四周墙角高约1米处的地方依然完好,边上散乱着大量的废弃砖石,依稀可见当年碉楼的气势。整个遗址除碉楼部分倒塌外,其他部分均保存较为完好。

“解放战争期间,这一带地处婺源与休宁交界处,木梨硔属婺源县浙东乡管辖,这里是从颜公山到浙岭、高湖山的必经之地,皖浙赣游击支队在这一带活动。1947年秋天,这里还打过一仗。”站在碉楼的遗址上,汪红兴向记者讲述曾经的红色故事,“这里前后视野比较开阔,随着旅游事业越来越红火,现在这个地方,我们已把它作为观日出云海的摄影点,同时,游客在这里还可以追溯往事,怀想当年的烽火岁月。”

炮火硝烟革命烽火燃休西

下山途中,汪红兴给记者讲述了他多次采访求证的那段尘封的战斗过往。

1947年12月,临近元旦。一天上午,活动在皖赣交界板桥乡境内的中共皖浙赣游击支队连长丁铁牛、指导员徐国栋一行40多人找到王山甫,叫他给游击队做向导,带路到溪口镇祖源村。年关临近,游击队想为驻扎在婺源沱川的司令部机关筹集一些物资。

他们先走徽饶古道到花桥,再翻山越岭,经过木梨硔,然后绕道到祖源,有40多华里。去时顺利,祖源村群众听说游击队来了,都非常支持,一会儿,游击队就买到五头猪肉,用竹篓挑回,准备送到沱川。

抵达木梨硔时已近黄昏,大家饥肠辘辘,决定夜宿该村念慈山庙。当时该庙颇具规模,十八罗汉栩栩如生。正在大家燃起炊烟准备烧饭之际,不曾想,忽然从祖源方向传来零星枪声,国民党溪口区联防公署的兵马追来了。

浇水熄火,准备投入战斗。连长丁铁牛一声令下,40多名游击队员操起镰刀、锄头等工具,占据有利地形,挖出一条简易战壕藏身,个把小时,战壕初步成型。指导员徐国栋立即通知王山甫,让其跑到2里外的村里打招呼,吩咐村民不要害怕,闭紧大门,游击队会保护他们。

约莫晚8点多钟,双方相遇,敌众我寡,敌人气焰嚣张,交火激烈。凭着夜色和战壕的掩护,没过多久,一路赶来已疲惫不堪的敌军明显有些虚弱。战火交织不断,双方对峙约4个多小时,结果敌军有四五个人受伤,而游击队这边毫发无损,国民党兵抗衡不过,只得先行撤退。当晚天气寒冷,游击队员简单吃了点,边上点着篝火,和衣睡在战壕里或庙中,一直到曙光初现。

第二天一早,天色微明,游击队悄悄离开木梨硔,踏上归路。途经村庄,不少早起的村民纷纷赶到村口一棵苦槠树下,为游击队员送行,挥手依依惜别,场面感人。

“之前我挖掘木梨硔村的旅游资源中,在木梨硔村念慈山附近发现有一段战壕,这段战壕的来龙去脉,村人只知是解放前一次战斗留下的,但具体情况却不得而知。为此,我多方打听,这是我收集红色资料、采访一位叫王山甫的老人家时得来的资料。老人的这段经历,让这一段往事复活了。”谈起这段经历,汪红兴格外兴奋。这条杂草丛生的战壕,留有当年战斗的印痕,是峥嵘岁月的见证。

精神永续共话军民鱼水情

下山回到村中,记者又采访了现年88岁的当地村民詹仁寿。

老人思维清晰,他向笔者介绍:“我五岁时,这一带就开始有红军游击队频繁出没。后来负责这一块‘剿’共的国民党十区专署中校参谋杨自立带人来此修建碉楼。那砖是拆了附近念慈山庙的围墙得来的。碉楼原有两层,土木结构,高约6米,前后均设有瞭望孔。建成后,每天都派两个人驻守,及时报告情况。后来,杨自立调到休宁汪村一带‘剿’共,这个碉楼的防务就转交给当时的婺源县浙东乡乡公所管理。再后来,随着国共两党合作,这碉楼就没有人站岗了。”詹仁寿说,这碉楼后来日晒雨淋,最终倒塌。

这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詹仁寿告诉记者,“那时我们的游击队,天当房,地当床,边行军边打仗。战争年代部队没有营房,行军到哪里就在哪里露天宿营,我们部队很少住群众家里,就是住也是住牛棚、堂前,尽量不给群众添麻烦,临走时一定要把群众家里打扫干净。当时村里的老人们说,活了这么大年纪,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好的军队。”

詹仁寿所说,记者之后在丁铁牛的回忆录中得到印证。丁铁牛在回忆录中写道:“一次,我们部队历经艰难险阻,冲破敌人前堵后追,正赶上农历大年三十,由于当地群众生活艰苦,为了不增加群众的负担,让群众过好传统节日,大年三十不住群众家里,支队长对我说把部队带到山上宿营,我们就在山上度过了除夕之夜。人民群众很受感动,自发送来山芋和玉米粑,把我们当作自己的亲人,我们部队住在山上,大雪飞扬、北风呼啸、寒风刺骨、又冻又饿,同志们说,苦是事实,但我们死都不怕,苦点又算得了什么,不管他年三十也好年初一也罢,只要我们团结一致就能战胜困难,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每逢佳节倍思亲,当时也有少数同志流露出思亲之情。这时,指导员给大家讲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英雄事迹,教育和鼓励大家克服困难、坚持斗争,从而增强了战胜困难的信心和决心,大家一致表示困难能克服,胜利有希望,跟着共产党,革命有方向。”

青山不老,古村沧桑。现在我们追忆当年斗争的残酷,总有一些东西需要我们记住和传承。感动于革命先辈的英勇斗争和无畏牺牲,也感动于当下仍有许多人,为记住和传承这段历史所做的不懈努力。

 

 

 

 

 

 

(来源:黄山文明网)  

 

 
(责任编辑:白岳)

 

上一条黎阳老街:蝶变重生 华丽亮相      下一条岩寺新四军军部旧址纪念馆入选第五届省级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相关评论    评论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