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黄山网、黄山市干部在线学习城欢迎您!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首页 | 新闻  | 旅游  | 文化  | 生态  | 园区  | 综合  | 校园  | 企业库  | 思想库  | 人才库  |
您的位置:   首页>>旅游>>黄山风光>>景观荟萃
休宁:朱家坑——飘在云端的山城

点击数:94  时间:2018-7-13  作者:韩文杰 盛红兵  

 

 

从鹤城乡过梅溪桥循一条狭窄弯曲的水泥路,在林海茶园里弯来绕去小半天,原本光明灿亮的天空倏忽阴沉幽暗起来。下车一看,才发觉这是一片水口林,遮天蔽日的参天古木圈围着停车场的大半边。 

水口桥、水口亭是徽州水口的标配,一问,停车场宽阔的水泥地面下就覆盖着一座石拱桥。桥名永庆桥,康熙壬戌年(1682年)建,上侧桥牌石上镌刻着“三峯拱秀”四个大字,寓意这里山环水绕,风景绝佳;桥上原有一间桥亭,匾额上书“源远流长”,可惜后来桥边的祠堂失火,殃及桥亭使之也化为灰烬。此桥最大特点是桥洞高深,村庄周边山逼水激,山洪爆发时必然汹涌湍急,石桥历经无数次冲击而屹立不倒,显然当初设计者进行了充分推测摸排,深思熟虑,缜密考量。

 

 

早听说这里地势陡峭,家家户户房屋层层叠叠砌到半山腰。站在水口往上望,果不其然,山嘴上方树梢间隐隐可见一栋栋新房的檐角鳞次栉比,高低错落,像拼贴在青杉翠竹间的贴画。拐过山嘴,眼前豁然开朗,一幅桃花源里人家,黄发垂髫怡然自乐,鸡犬相闻的徽派山水画卷徐徐铺展开来——分明这山嘴就是一扇收放自如的门,轻轻一推,“庐山真面目”不期而至。路边景观墙上“肩膀上的山城”几个字煞是醒目,崇敬之情油然而生。    

溪水如练似锦,悄无声息贴着山沟顺滑而下。溪边一座民房门楣、窗楣上的墙画引得我们驻足围观:居中门楣上是一幅竹林七贤图,左右窗楣上却是哪吒闹海、武松打虎图——三幅画之间,以及与此山、此水之间未免有些不协调,我们百思不得其解。村中长者方德长介绍说,此房屋左青龙、右白虎,一家人要想住得安稳,须破解山形地势风水上的障碍,哪吒闹海抽龙筋为的是威吓青龙,不用说,武松打虎自然震慑白虎。

 

 

顺着枝枝蔓蔓的石板路漫步村中,目之所及是些板壁房,斑斑驳驳的外墙似在向我们诉说着曾经的历史。青石混搭麻石的台阶时断时续,或人工凿打,或天然生成,不知不觉就把前后屋落差拉大了。陡峭的地方,还真如传说中的后屋一脚跨出大门,就踏上了前屋后檐,让人行走其间战战兢兢。

有户人家门口稍宽阔,路边几块形似鲫鱼背、驼峰的麻石正好成了村民的坐凳。大家伙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磨蹭,已然光溜顺滑。方德长说,这里土名烂泥氹,别小看这巴掌大一个“氹”,在这半山腰上可是难得的平地,近年来村庄人口增多,周边房屋密集,倒成了人来人往的三岔路口。过去外人骑马进村,这麻石便是天然的“下马石”,如今这里是茶余饭后大伙谈天说地的地方。我们笑言这就是城里的街心公园了,但此起彼伏的欢笑声、和融友善的人情味,又是街心公园也无法比拟的。

 

 

复前行,石板路坡度更加陡峭,回望来时路,我们已然飘在半山腰云中散步,感觉村民费尽周折在石崖上开山凿石打地基殊是不易。寸土寸金地基难求,为了房屋空间足够大,只有向空中发展,三层不够盖四层(楼)。房屋从路边溪涧里冲天而起,因为狭窄而显得高耸入云,犹如座座宝塔直插九霄。

在方德长家喝茶小憩,我们听说他邻居家建房一车砂石在水口停车场卸货价900元,请人蚂蚁搬家似的运到工地,工钱竟要1100元。座中人都是农家出身,干过农活都知道,人世间最苦最累的莫过于肩挑背扛,一肩不挑,一肩不到,扁担压在肩头,仿佛刀锋锲入皮肉,丝丝缕缕刺痛你的神经,摧垮你的意志。尤其上岭,前高后低,担子触碰石阶,身体随担子一个趔趄,刀锋变作锯齿,扎进皮肉啃噬骨髓,却还得咬牙挺住不跌倒,好似一口吞进个热麻馃,烫的撕心裂肺却吐不出……大伙感慨说在这半山腰盖栋房会要了半条命。

 

 

说起村史,方德长津津乐道,说村庄有300多年历史了,王姓人先来安家落户,随后方、詹、张三姓人相继迁来,到他父亲是第五代了。徽州是宗族社会,过去一姓一祠,这里方、詹、张三姓合建水口祠堂在外人眼里不可思议。现如今到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村里人继续发扬“三姓合祠”的传统,保持着邻里间相帮互助,有事请人帮工只管伙食,不付工钱,对助学奖学、拥军优属、修桥铺路等公益事业一掷千金的传统美德,羡煞七里八村。

方德长指着小学下方一处断壁残垣说,这里原本是座“凤源庵”,两层两进,供着观音菩萨,常有人不远百里来这里拜菩萨求子。庵址正对着对面山上的龙井潭,是“九龙汇聚”地,久旱无雨,当地人就会在庵内搭晒台“晒佛(一块圆溜溜的大白石)”求雨。相传龙井潭的龙王爷有一年龙鳞生疮,遍访名医而不治,多亏江西水岚山老医生出手相救,给医好了。这里与水岚山源出一脉,龙王爷知恩图报,自然有求必应,一求一个准。庵门口一边植柳,一边植桂,还种有一丛孝子竹。这竹笋冬长外,呵护母竹不受严寒侵袭;夏长内,方便母竹静享清凉,“孝子竹”由此得名。

 

 

 

边走边聊,不一会儿我们就来到小学边的村庄制高点——砖顶。这里又高又陡,与水口落差近百米。方德长说,此处原先叫“垚顶”,因为“垚”是生僻字,村民认字认半边读成“圭顶”。解放前这里建造过碉堡,荒废倒塌后砖头散落一地,大伙都呼作谐音“砖顶”了。此去邻村左龙经半坑岭头山路十五里,这边上岭二十八折,那边下岭十八折,岭头亭脊梁上书“休宁县虞芮乡三十三都末朱家坑×年×月×日”。一个“末”字,让人心中油然升起一股天之涯、海之角,末路穷途的沧桑感。

站在砖顶俯瞰村庄,苍松翠竹掩映下,一座座青瓦白墙的新房仿佛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高高低低耸峙在崖壁上,沿山沟圈围出一口硕大无比的“钢精锅”。锅中流水潺潺,榧枝蔓蔓,诗情画意。不敢想象,大年夜万家灯火齐放光芒,在烟花炮竹映射下的山城是何等璀璨,何等辉煌。

 

 

 

 

 

 

 

(责任编辑:白岳)

 

上一条无     下一条黟县碧阳镇:南屏如画屏

 

相关评论    评论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