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黄山网、黄山市干部在线学习城欢迎您!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首页 | 新闻  | 旅游  | 文化  | 生态  | 园区  | 综合  | 校园  | 企业库  | 思想库  | 人才库  |
您的位置:   首页>>文化>>文化之窗
追访古黟歌谣

点击数:730  时间:2018-4-27  作者:吴寿宜  

 

“五月五,恭喜乌龟讨媳妇。蛇驮轿、鳖打鼓,蚊虫吃小猪,虫蚁充阁板,蜘蛛来挂罩,蟋蟀来坐房,鲢鱼来铺被,鲤鱼理床铺……”近从网络上看到一段非常欢快有趣的视频,画面上黟县民歌传承人余大铎演唱的方言童谣《恭喜乌龟讨媳妇》,词句诙谐幽默,曲调独具黟地风味,引起我对余先生的浓厚兴趣。

几经打听联系,终于在黟县古城费家弄里,找到了余大铎先生的家。还未入门,古老的民居里就传来了动听的黟县歌谣之声,原来余先生的夫人也是一位民歌迷,正在练歌清唱呢。

由于是初次相见,我冒昧地作了自我介绍。余先生一边很热情地让座倒茶寒暄,一边说他年纪大了,身体也不是太好。但当我们言归正传,谈及古黟歌谣这个最感兴趣的话题时,余先生霎时精神矍铄,神采飞扬。他用右手轻轻地敲打着桌子算是节拍,声情并茂地哼起了古黟最有名的《送郎歌》,我很快进入到了他那快乐的声乐天地:“送郎送到枕头边,拍拍枕头叫郎困会儿添;今夜枕头两边滚,明夜枕头滚半边来冷半边。送郎送到床桯边,拍拍床桯叫郎坐会儿添;今日床桯并排坐,明夜床桯坐一边来空一边……送郎送到小桥头,手扶栏杆望水流;水到长江归大海,郎哥一去郎几时归?船家啊,今天撑俺家郎哥去,何时撑俺家郎哥回? ”

余大铎先生系黟县文化馆的退休干部,今年已经年逾古稀。多年在文化部门从事文艺创作工作,使他对家乡流传的民间歌谣情有独钟。余先生虽非声乐专业科班出身,但他酷爱音乐,识谱作曲填词皆为自学成才。他经常深入乡间村野调查走访,广为采集民间歌谣并认真记录,竟至蔚然大观。现已挖掘整理的古黟歌谣曲谱近50首,收集到的民歌唱词达100多首。

我翻阅着如此厚重的一大叠古黟歌谣的原始笔录手稿,感叹这是余先生多年来孜孜不倦、不懈追求的深厚积淀,也是不可多得的地域特色文化遗产。不仅有耳熟能详的《黟县十二都小唱》、《戒乌烟》、《古黟地名谣》;更有众多反映旧社会黟县女人歌的代表作品,如《黟县妇人实苦怜》、《生男不知娘辛苦》、《宁愿嫁给种田郎》和《娘亲吩咐十句话》、《哭嫁》、《轿前敬囡三杯酒》、《生是十都宏村女》、《小寡妇上坟》等原生态民歌,以方言歌哭方式予以倾述,无不情真意切,激荡世人的悲悯情怀;还有人们喜闻乐见的儿歌童谣,如《门旮光》、《扁荚藤》、《月光生毛》等等。

在对古黟歌谣精心收集的同时,余先生还尝试着古为今用、推陈出新,对古老的旋律赋予新的内涵。由他作词谱曲的新民歌《黟县妇女生活甜》,用方言腔调唱出了新社会、新时代的新气象、新风貌,体现了与时俱进的精神。近年新编排的黟县民间舞蹈《凤舞》屡获好评,其配乐作曲就是余大铎先生。曾经在龙池湾景点举办的古黟歌谣演唱会,也广受游客的欢迎,主办方还将当时编印的《民歌民谣精选》相赠以留念。

近年来,随着一些地方方言歌曲的走红,古黟歌谣的知名度也日益攀升,已引起相关传媒及热心人士的高度关注。余先生先后接待了安徽卫视、香港凤凰卫视、台湾东森电视等许多传媒的采访活动,或录音录像并在电视、网络等媒体上传播,或运用现代音乐制作理念,使原生态传统歌谣焕发出新的生机。这些有益的探索与创新,深受大众喜爱,留下了久久难忘的乡愁记忆。

谈到这里,余先生突然话锋一转,为当今地方方言的日渐式微,古黟歌谣传唱者的越来越少,而颇感忧虑。特别是不少民歌原唱者因年老易逝,如果再不抓紧时间记录下来,一些古黟歌谣就很有可能失传。看到行将消失的古黟歌谣,在担忧之余,他更加快进行抢救性录制进程。他还打算将自己多年悉心收录的歌谣进行分类整理,编辑《黟县民歌、曲书、儿歌联唱集》予以出版,作为原生态风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提供给后人更好地研究、传播和传承。

余大铎认为,古黟歌谣虽是徽州民歌的一部分,但因是用独特的黟县方言作词押韵,且演唱曲调也极具黟地风情,建议古黟歌谣应专项申报为国家或省级非遗项目予以保护,以利进一步地传承与利用。这与我以及许多古黟歌谣爱好者的想法可谓不谋而合,极易产生共鸣。

趁着余大铎先生优美动人的演唱旋律还在余音绕梁之际,我希望古黟歌谣永不飘零,并相信一定能够永远传唱下去!

 

 

 

(来源:江淮时报)

 

 

(责任编辑:白岳)

 

上一条徽州区举行庆“五一”职工文艺汇演大合唱活动      下一条文化徽州,如何留住最美乡愁

 

相关评论    评论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