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黄山网、黄山市干部在线学习城欢迎您!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首页 | 新闻  | 旅游  | 文化  | 生态  | 园区  | 综合  | 校园  | 企业库  | 思想库  | 人才库  |
您的位置:   首页>>文化>>文化之窗
文化徽州,如何留住最美乡愁

点击数:480  时间:2018-4-27  作者: 

 

国家级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是我国第一个跨省区的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以徽州文化孕育和发展的主要空间即古徽州一府六县及周边区域为保护范围,对应现行政区范围为我省黄山市全境、宣城市的绩溪县和江西省婺源县。实验区挂牌十年来,区域内各地积极探索文化生态整体性保护之路,所取得的创新成果值得总结和借鉴,其面临的难题亟待破解。在全国首个“文化与自然遗产日”前夕,本报记者深入实验区,对各地在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及文化生态空间保护方面所做的工作进行了调研。

新安山水画,徽州田园诗。在这个诗画空间中孕育出的徽州文化享誉世界,由此兴起的徽学也成为与藏学、敦煌学并称为全国三大地方显学。徽州文化遗产要保护和传承下去,必须将产生这一独特文化的人居环境、民俗风情、人文精神作为文化的生态系统加以整体维系,使之根深叶茂,保持活力。

不负大好山水,才有人间最美桃花源

5月27日,在黄山市屯溪新安江延伸段,记者沿着长长的照壁漫步江边,放眼望去,只见青山吐翠,江水如碧。江面上,徽派古村落的倒影和对岸的山影在微风吹拂下幻化成一幅泼墨山水画,令人如痴如醉。江边一座古亭内,来自合肥的龚先生夫妇正悠闲地对坐品茗。龚先生告诉记者,他们一到周末就忍不住来这里,泡一壶茶,面对一江美景发发呆,实在是一种美妙的享受。

让龚先生流连忘返的这一江美景,是新安江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的一个大手笔。 2011年起,黄山市、绩溪县与浙江联手在全国首开跨省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试点,探索制度保护、系统治理和上下游联防联控,全流域水环境质量稳中趋好。

“我们徽州,山水灵秀,气候温和,人民向来安居乐业,真可谓之世外桃源。 ”80多年前,伟大的教育家陶行知在对家乡饱含深情的赞叹中,寄望家乡人莫辜负新安大好山水。怀着与陶行知先生一样的赤子情怀,徽州全域上下全力以赴做好山水文章。为保护黄山这一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该景区相继创新了景区最大承载量核定、景点封闭轮休、污水统管统治、高山防火水网建设、名木古树“一树一策”、全山禁烟、游客换乘、“垃圾下山、净菜上山”等一系列国内首创的保护管理举措。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迎客松,是黄山的标志性景观。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黄山为迎客松设立专职守护人,在全球开一人守护一棵树的先河。从1995年起,黄山市禁止所有松木及其制品进入,并构筑生物控制带等三道防线,保护黄山松免遭松材线虫病侵蚀。

黄山市文化委主任胡建斌介绍,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设立后,皖赣两省三地逐级成立了政府领导挂帅、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组成的领导组,编制规划纲要,设立专项资金,坚持自然生态与文化生态保护并重,重视文化生态空间的整体性保护,杜绝因自然生态恶化而破坏文化生态的外部环境。婺源县非遗保护中心主任揭凌峰向记者介绍,为保护好山林植被,该县对阔叶林由十年禁伐改为永久禁伐。记者在采访中也了解到,实验区各地相继推行森林全覆盖保险、农药集中配送、河长制、“垃圾超市”等生态保护新举措。不失徽派风貌,才是古韵悠悠栖居地。

5月30日,记者步入古徽州府所在的歙县徽州古城,蓦然间仿佛穿过了一条时光的隧道——厚重的古城墙,威严的府衙,屹然挺立的谯楼,巍然高耸的许国石坊,让人置身其间犹能听到历史的回响。为保这座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城不失古韵,2016年11月,黄山市制定了《歙县徽州古城保护条例》,这是该市拥有地方立法权后制定的第一部地方性法规。

“府县同城”的徽州古城可谓徽派建筑风格的经典之作。在徽州山水之间,古城、古镇、古街区、古村落和大量古建筑构成了该地域别具特色的徽派空间风貌,尤其是古民居、古祠堂的马头墙,几成徽文化的标志性符号。保持住这样的空间风貌,生长于斯的徽州文化才可能神形兼备。为此,黄山市从2009年开始实施徽州古村落、古民居“百村千幢”保护利用工程,同时配套出台七个规范性文件助力这项浩大工程,5年共投入60余亿元,对101个古村落和1325幢古民居进行了抢救性保护。2014年后,“百村千幢”提质扩面,保护范围扩大到对古祠堂、古牌坊、古书院、古戏台、古水口、古桥、古塔、古井、古亭、古道等的保护,以期最大限度地守住徽派建筑的筋骨肉,更有效地传承徽州文化的精气神。

保持徽派空间风貌,也面临着很多现实的挑战。一方面,徽州古建筑量大面广,保护难度大。据黄山市城建设计院院长陈继腾介绍,该市现存有保护价值的古村落就有上千个。这么大的体量,要实施有效保护,财力和技术上都是大难题。另一方面,在古建筑之外,新建的建筑物尤其是民房如何与徽派传统建筑风格相协调?记者走访中看到,一些村庄因无序拆建,原有村落格局遭到破坏。为遏制这种局面,近年来,实验区各地政府严格把好规划、审批和设计关口,并与新农村建设相结合,用足政策,整合资源,建设徽派风格新农村。据了解,婺源县专门设计了100多套徽派民居图纸,免费供百姓建新居时选择使用。

村落是农业文明的精神载体,但伴随着城市化的进程,传统村落正在一天天消失,什么力量才能留住故园?文旅结合应是不错的选择。婺源县篁岭村前些年因地质灾害、大量村民外出务工导致村庄空心化而濒临消亡。 2009年,该县引入市场主体一次性买断乡村资源经营权,通过“人下山、屋上山、貌还原”,进行整村保护和综合开发。如今,这里成了婺源人气最旺的景区,其晒秋景观还入选“最美中国符号”。黄山市借助互联网传播优势,推介百佳摄影点、最美赏花地,很多地处穷乡僻壤的村庄因大批摄影爱好者和游客的到来而重现生机。

但文旅结合是把双刃剑,过度的旅游开发和形象包装,也会让村落的保护走偏变味。有人感慨:一些村庄被开发商打造成景区后,原住民撤离,原生态的生活场景和社会关系不再,景区展示的民俗风情不过是部实景剧而已,难以让人感受到乡村生活的真实温度。但也有人表示,与其任由村庄自然消亡,不如让它换一种形式活下去,哪怕是一种不真实的形式。此间孰是孰非,有待将来评判,但保护与开发之间的度如何把握,理应引起重视。

不忘乡音乡俗,才能领略千年古遗风

5月26日,在休宁县板桥乡一户农家土菜馆,老板程金发从屋后连通山泉的鱼塘里捞起一条乌黑发亮的大草鱼,准备给客人做一桌一鱼三吃的美味。他忙里偷闲告诉记者,自从该乡被列为全省首个“山泉流水养鱼之乡”,他家的生意越来越好。据了解,流水养鱼的传统在当地可追溯至宋朝,这是徽州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在生产方式上的运用,休宁县山泉流水养鱼入选我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后,黄山市将这一项目挖掘出来向全市各山区农村推广,既为山区百姓脱贫致富找到了一条路子,又保护并传承了这一古老的生产方式。

徽学专家方静表示,保护徽州文化生态,不能无视徽州人长期以来形成的生产生活方式、社会交往方式及特有的民风习俗。像徽州方言、民谣民歌、徽州戏曲等口传文化,离开其依存的地理环境、人文背景以及最为活跃的徽州人本身,传承只能是“南橘北枳”。

年近七旬的庞焕泰是一位上海投资商,去年初他来到休宁偏僻的山村祖源,启动“梦乡村”精品民宿开发项目。他没有在村里新建一所房子,只是将30幢破败老房子修旧如旧,变成了精致典雅的精品民宿群。村民们也没有离开村子,依然保持着当地原有的生活方式和习俗,只是在庞老爷子带动下,更加讲究文明素质和生活品位。前不久,庞焕泰还专门把村里的手艺人带到浙江东阳见世面,鼓励他们把闲了多年的老手艺再捡起来。庞老爷子说,徽州的乡村还是应当保持徽州的味道、生活的味道。

在绩溪县伏岭镇,镇中心小学校长邵宗惠向记者介绍了当地做30岁的传统习俗,即当地30岁的年轻人须值年负责“舞犭回”活动经费筹集和事务安排。“舞犭回”是伏岭的特色民俗表演,其原始含义是驱凶赶兽辟邪祈福,活动中最有特色的就是童子班的徽剧表演。正因为做30岁的习俗一直沿袭至今,“舞犭回”活动持续800多年没有中断过,同时也成就了这里的徽剧之乡之名。

得益于当地习俗存活下来的伏岭徽剧只是徽州众多非遗成果得以生生不息的一个缩影。在文化遗产保护实践中,各地越来越注重对乡风民情和人生礼俗的挖掘和倡扬。家规家训、楹联、祠祭等都蕴含了古徽州人的生存智慧、处世理念和道德准则,体现了徽州文化的精神内核,其传递出的正能量也是当今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生动教材。绩溪县西关《章氏家训》将修身之大法、育人之根本以浅显直白的语言警醒告诫子孙后代,约束有规有矩、教化掷地有声,成为治家良策,800多年来一直被章氏家族奉为传家之宝,2015年中纪委网站还对其作了推荐。

近年来,实验区各地充分挖掘整合这些优秀的精神文化资源,通过博物馆、乡贤馆、村史馆等载体,展示先贤事迹、治家名言和当地民风民俗等。中国徽州文化博物馆馆长陈琪说,村史馆既是村情村史、村规民约的教育基地,也是徽州文化展示、传播的公共平台。有状元之乡称号的休宁县着力挖掘状元文化,建起了状元博物馆,通过弘扬先贤嘉德懿行,传承崇文重教的文化精神。该县文广新局副局长黄永强对记者说,状元文化是对徽州倡儒重教的正能量阐述,对青少年有激励作用,是提升当地人文化自信的有效载体。

“五里不同音”的徽州方言被誉为古汉语的活化石,隐藏了丰富的徽州文化信息。但随着城市化进程和文化融合加快,方言使用率不断下降,流失速度加快。 2014年以来,黄山市着手研究保护、拯救和传承徽州方言,市档案部门对徽州各地的方言通过音频、视频建档,还推动拍摄徽州方言纪录片。但方言的传承更重要的是让人去“说”,否则,听不到徽州话的徽州还是徽州吗?很多专家建议,应推动方言进课堂,让更多新一代徽州人会说家乡话。

不伤风骨文脉,才可延续徽州文化魂

徽州文化能传承至今,除了文化自身的魅力,更得益于一批来自民间、有担当精神的文化守望者。

故园徽州文化促进会是2008年由实验区内一批有识之士成立的民间组织,该组织以自办的网站、论坛为平台,并开辟徽州文化生态保护区专版,为徽州文化保护建言献策。十年来,该组织凝聚了一大批有文化情怀的人士,策划组织了多项文化公益行动,成为徽州文化保护中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目前,在实验区两省三地,徽州文化保护传承民间组织不下30个。由于受行政区划的限制,徽州文化生态保护的官方协调机制还有待完善,而这些民间组织已经主动担当起文化使者的重任,为两省三地的文化遗产保护搭建沟通、交流和合作的桥梁,徽剧票友大赛、徽州民歌大赛、书画联展、徽州文化学术研讨以及各类传统技艺竞赛此起彼伏,合作出版的各类徽州文化书籍超过100种。

采访中,记者走进老徽州的很多乡村野里,都能感受到一种别有韵味的文化气息,追根溯源,皆是一代代乡贤延续了故乡的文脉。 “没有乡贤的村庄只是一个空壳”,徽州女子许琦的话一语道破了乡贤对于乡村的终极意义。当年,末代翰林许承尧50岁辞官回归故里唐模,潜心搜集整理家乡人文历史地理资料,编纂《歙县志》《歙故》等,为后来的徽学研究打下了牢固的根基。而今,新的一代接过先贤的文化火炬,以同样的情怀,组织续宗谱、编村志和抢救非遗等工作。许琦女士也是一位热心文化传承的乡贤,多年来,她不遗余力为家乡许村的文保事业奔忙。在她的奔走呼吁下,许村这一拥有15处国保建筑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将板凳龙、大刀舞等失传已久的民俗重新挖掘出来,成为村内展示表演以及节庆活动的压轴节目。

乡贤文化似有一股传导力。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批新生代的徽州人也在自觉担当起传承和传播徽州文化的责任。90后女导演解修远,是位在上海长大的徽州女孩,凭着对徽州的情感,几年来她坚持田野调查,以独特的视角,拍摄了8部反映徽州人真实生活风俗的纪录片,频获大奖。70后徽州人汪冬莲,从歙县一个叫汪满田的小山村走出之后再重新回望故乡,以底层视角审视家乡40年的嬗变,写出《汪满田纪事》一书。“三农”问题专家温铁军称这部作品“为小人物发声,使得一个村庄的人物群像竟是数亿农民的缩影”。该书同时详细描述了徽州文化的迷人魅力,表达了她对当地文化遗产可能消失的隐忧。

这些文化的守望者,以高度的文化自觉对徽州文化进行保护、传承与反思。他们的这种文化自觉,是徽州文化精神在当代的延续,这种精神正是整个文化生态空间中最核心的要素。

 

 

 

 
(来源:中安在线)

 

 

 

(责任编辑:白岳)

 

上一条追访古黟歌谣      下一条《徽州故事》入选2017“十佳皖版图书”

 

相关评论    评论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