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黄山网、黄山市干部在线学习城欢迎您!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首页 | 新闻  | 旅游  | 文化  | 生态  | 园区  | 综合  | 校园  | 企业库  | 思想库  | 人才库  |
您的位置:   首页>>文化>>徽学园地
徽州马头墙

点击数:1711  时间:2018-1-15  作者:方静  

 

踏上徽州这片土地,徜徉在古民居的幽幽窄巷中,犹如在多姿多彩的文化艺术殿堂兴味盎然地畅游。作为徽州“古建三绝”的古民居,宛若缓缓揭开神秘面纱的少女而备受世人瞩目。尤其是错落有致的马头墙,让你随时都能感受到那种层次分明的韵味美带给心灵的震撼;青山绿水映衬的粉墙黛瓦,让你随处都能品味大自然同人类之间的亲密与和谐;洒脱飘逸的乡土神韵,让你随手都能触摸到那种独特的文化底蕴。站在高耸厚重的马头墙下,你会被徽派建筑艺术的“平民色彩”所折服,为雅俗共赏的风韵所倾倒,被古色古香的醇美所陶醉,直至流连忘返。这种“儒”、“商”碰撞的火花,深深扎根于这片沃土中,凝聚着强劲的文化生命力。

 

 

马头墙,是指高于两山墙屋面的墙垣,又名跌落山墙,因翘檐形状酷似昂首的马头而得名。根据墙脊墙檐砖的构件形状,马头墙有坐吻、切斗、鹊尾三种。初始只具隔断彼邻防止火灾越界功能,故又俗称封火墙。后经工艺不断改进,其特色被徽州的能工巧匠发挥得淋漓尽致,成为镶嵌在徽派建筑上的一颗璀璨明珠。马头墙一般正面对称,中低边高,重重叠叠,叠数多至五叠者便俗称“五岳重天”,墙垛座头上常雕刻鹊兽鱼狗,形态生动逼真。马头墙既不像亭榭台阁,也不像门罩牌楼,而是垒砌于山墙之上的“超凡脱俗”。它虽构造简洁,线条流畅,黑白强烈,泾渭分明,却鬼斧神工,寓意深长,格调既糅阳春白雪的高雅,又积下里巴人的质朴,不愧是徽州文化积淀最形象的载体之一。徽州民间巨匠常常十年磨一剑,从而使马头墙成为徽派建筑的“点睛之笔”,成为中国建筑史上自成一派的标志。

在雄伟的马头墙的渲染下,徽州那依上傍水渗出的淳朴典雅,那浓淡相宣散发的清灵秀气,那飞檐走兽喷涌的艺术情态,妙趣横生,不禁让人拍案叫绝。门前溪水潺潺,黑瓦粼粼,远山碧黛空灵,薄云淡雾,风光无限。四周特有的山蛮鲜味,不禁令人如痴如醉,意犹未尽。在徽州这块神奇的土地上,无论走到哪里,最先映入你眼帘的,必然是那飒飒横空的一排排马头墙。她是徽州百姓日落而息的家居,也是一种完美的造型艺术。她是由生活点滴砌出的乡村建筑,也是精神理念打造的不倒丰碑。

 

 

马头墙以小见大,土而不俗,给人以极强的历史穿透力和审美冲击力。多少人在细细诠释,在这徽州文化的经典里,这是山高皇帝远的徽州人大胆的情感释放,还是数百年芸芸徽商阅尽商海沉浮的心灵寄托?抑或是数代徽州人财富聚积的夸耀?那重重叠叠拾级而落的构造,分明是山越人后裔期盼宗族昌盛的家势权重的写实;那雕梁画栋天井明堂的奇思妙想,分明是新安人聪明才智和文化底蕴的展示;那黑白相依翘檐相对的粉墙,分明是书写空前绝后的徽州文化史实的纸绢。

“粉墙黛瓦马头墙”,是徽派建筑的审美主体,也是中国封建社会“重儒贱商”观念的真实反映。明清时大量徽州富商巨贾的出现,并不能从根本上提高商人的社会地位、突破自宋朝以来严格的官宅民居格制。为避皇宫官宅的金色、彩绘、规模之讳,徽州人采用灰白为主色调,取三间二厢前堂后园普通式样构筑家居。在徽州文化的熏陶下,马头墙被赋予了丰富的想象空间,承载了徽州人对生命追求的思索,同时也打上了封建时代的烙印。

你看,庄严肃穆的马头墙与房前屋后和葱茏翠竹交相辉映,顶端鸟鱼虫兽的雕刻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你看,精致典雅的马头墙,斗拱下粉壁祥云绕凤,雀替上木雕巧夺天工,美轮美奂。每一块砖的缝隙中,充塞的是厚实的徽俗民情;每一片瓦的楞槽里,流淌的是悠久的传统。在现代人眼里,马头墙作为一种文化流派的象征意义,已远远超越了它的建筑美学价值,超越了历史时空。

马头墙是徽州文化的精神标志,马头墙是乡土秉性的时代象征。游弋其中,细细欣赏,我们会被马头墙内在物化的哲理深深地吸引,被强烈的弦外之音所感染。这种静谧的田园氛围,逍遥的村落情韵,清雅的书卷气质,让人百看不厌,回味无穷。马头昂向远方嘶鸣,神态活灵活现,显示了徽州文化博大包容的胸襟;明暗色调的律动,体现了徽州文化底蕴的雅致精深;山墙重重拾级而下,暗含着徽州文化尊卑有序、等级森严与重“儒”的精髓;高墙环绕,重门紧闭,融入了徽州文化守道、尽孝与通“理”的高妙。无论是阳光初照,还是月色溶溶;无论是瑞雪铺盖,还是云霞袅袅,马头墙带给人们的美感,像诗一样的朦胧,像梦一样的甜美,像酒一样的甘醇,像生命一样的深沉与悲壮。

是的,马头墙屹立在平民百姓间,却是那样理性;建在百姓民居上,却又是那样艺术;它是历史的一块化石,却又是那样鲜活。尽管粉壁上已长满了墨绿的青丝,尽管睡瓦中已伸出了紫色的瓦松,尽管滴檐已斑驳残缺,但马头墙翘首雄踞,威风依然。它曾为徽州商妇延长了眺望新安江过往船只的视线,给予了她们漫长等待中的希望;它曾平抑了徽州女人被外界诱惑触发的青春躁动,消解了她们长年寂寞带来的孤苦伤心;它曾是族人光宗耀祖的骄傲,是家庭兴衰的象征;也曾是徽商一代代的精神追求,也曾是徽商一代代的精神追求,更是雄厚财富的最终归宿。

走近马头墙,如同走进了一段徽州历史,走进徽州文化。马头墙,是徽州人书写的一部辉煌的文明史。

 

 


(来源:中国文明网)

 

 

 


(责任编辑:白岳)

 

上一条徽州古民居      下一条徽州建筑中的“梁”文化漫谈

 

相关评论    评论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