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黄山网、黄山市干部在线学习城欢迎您!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首页 | 新闻  | 旅游  | 文化  | 生态  | 园区  | 综合  | 校园  | 企业库  | 思想库  | 人才库  |
您的位置:   首页>>旅游>>黄山风光>>景观荟萃
跟着黄宾虹“游”黄山

点击数:2014  时间:2017-7-11  作者:邓根宝/摄 

 

莲花峰 邓根宝/摄

一生九上黄山

古往今来,黄山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冬雪之五绝风采,吸引着无数大画家们前去游览、写生和采风。在近现代绘画领域,黄宾虹对黄山更是情有独钟。

黄宾虹故居在歙县潭渡,距县城仅五公里。唐代,黄姓始迁居于此,其后发展为一族聚居的村落。村枕山带水,沃野平畴,村口有七孔石桥,横跨丰乐河,名“三元桥”,桥南旧有“滨虹亭”,立桥北望,潭滨全景,黄岳群峰,尽收眼底,宾虹原号“滨虹”,即来源于此。

清光绪二年(1876),黄宾虹十三岁,由金华回歙县应童子试,在家逗留月余,鉴赏和临摹了渐江、石涛等一批名人书画真迹。光绪九年(1883),“再从金华回原籍应县试,补廪贡生,问业于同县学者汪宗沂。清光绪十四年(1888),其父黄定华因在金华经商不利,举家迁回潭渡村,并在乡里从事徽墨手工业生产,黄宾虹亦在家读书、习画直到三十岁。在潭渡期间,他在邻村汪家偶然见到石涛的《黄山图》,爱不释手,想借回临摹,主人不肯出借,宾虹渴想成梦梦见石涛,醒来后便默写临画梦中之画。

黄宾虹十九岁时,首游黄山,被黄山胜境深深打动:“山峰有千态万状,所以气象万千,它如人的状貌,百个人有百个样,有的如童稚玩耍,嬉嬉笑笑,活活泼泼;有的如力士角斗,各不相让,其气甚壮;有的如老人对坐,读书论画,最为幽静;有的如歌女舞蹈,高低有节拍;当云雾来时,变化更多:峰峦隐没之际,有的如少女含羞,避而不见人;有的如盗贼乱窜,探头又探脑,变化之丰富,都可以静而求之。”

黄宾虹一生九上黄山,画过无数的黄山题材,这些画作,不仅为世人留存了大量的黄山美景图,也记录了大师的人生际遇。于山于川,身到,心至。

在歙县黄宾虹故居,有林散之所撰之楹联曰:“九次上黄山,钩奇峰,钩古木,作画似狂草,洋洋洒洒,浑浑噩噩;一生堕墨池,写金文,写古籀,以斜为正则,点点斑斑,漓漓淋淋。”对黄氏之山水画,此联颇能概括,亦具形象。

跟着《黄山汤口》漫游黄山

作为黄山人的黄宾虹曾自名“黄山山中人”,生平最后一件作品,即画的是《黄山汤口》,作品曾由清末进士陈叔通旧藏,此图后入藏故宫博物院。

故宫书画部研究员潘深亮先生撰文《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几件黄宾虹画作》(1998年《收藏家》发表),行文着意描述此件:北京故宫博物院藏黄宾虹《黄山汤口》图,纸本,设色,纵171.5厘米、横96厘米。图画我国著名风景胜地黄山秀美风景。画面山势巍峨屹立,耸入云霄。山中林木葱郁,浑厚华滋,烟云出没,气象恢宏。山下房舍隐现,二人坐树下。图中山石先用遒劲圆润有顿挫的线条勾轮廓和脉络,后用浓淡、干湿墨繁皴密点,赭色相参。苍松老树,以古篆法写之,笔法古朴苍劲,刚柔相济。构图丰满,墨色光华焕发,韵味无穷。此图乃先生晚年作品,然笔力雄健,全无老态。山溪树木一笔不苟,房屋人物刻划入微,令人惊叹。

除此外,从1958年至2015年半个多世纪以来,各种版本《黄宾虹画集》和《中国名画鉴赏》等书籍中,也都选入此《黄山汤口》图。 2014年5月,此画作再次展览于“纪念黄宾虹诞辰150周年虹叟书画展”上,一时成为参观者争相观摩的对象。

《黄山汤口》图作于1955年,图上盖有“黄宾虹”“黄山山中人”“冰上鸿飞馆”三枚印章,右上角有黄宾虹题字:“黄山汤口。三十六峰、天都莲花、前海胜景由汤口入。九十二叟宾虹。”

汤口,位于黄山风景区南麓,因汤泉而得名,背倚黄山,面临逍遥溪,是游黄山的前山入口处,从此处可仰观莲花、天都、青潭、紫石、朱砂、桃花诸峰。

有专家对比画与实景后认为,黄老移动云壑,搬迁山林,作过一番艺术剪裁。图的下端似桃花溪,其左侧长松高植,老藤缠绕,侧边有屋一楹,当为观瀑楼,长松下坐两幽人,作晤谈状,松树植处为一隆起丘陵地,土石丰厚,杂草丛生。溪涧上面为画幅之中端、有水流三道下泻,应为人字瀑和百丈泉,其上该为紫云峰了。作者略去了上山必经之慈光阁、半山寺诸景,把一座主峰突出,小峰簇拥,高耸入云,宛若一朵初放的荷花——莲花峰,拉近放在画幅上端的部位,再在峰后抹上几应错落有致的远山,组成了一幅雄伟峻峭的山水画,画得严实坚厚,给人有重量感。整座莲花峰际、无半丝云彩,全以笔胜,全以墨胜,画得苍莽雄伟,郁郁葱葱;却在流泉和溪涧畔,留有委蛇曲折的空白,其势婉转流动,显得淡荡空灵,用来衬托莲花峰的实体。全图用笔飞动,全以草篆狂草笔法出之,或钗头鼎足,拂索飞毫,或蚓走龙行,放逸淋漓。溪畔泉边有一段山石,乃破墨和渍墨并用,铺水恰到好处,画得美嫣潮润,水石俱活。乔松下一片绿荫之地,用浓墨、宿墨,层层堆积,显得郁郁苍苍,实中透气。粗看莲花峰若乱石堆砌,细察则石块有大有小,有竖有横,有亮有暗,组织有序。色彩在浅绛的基调上,却于峰颠之一块竖石上,敷以淡青之色,顿使莲花峰出现“万般赭红一点绿”,产生了轻快感,似不经意,却见慧心。

黄老还为汤口写过一首诗:

朅来汤口意欣欣,卅六奇峰想出群。松槲千章岩蔽日,林峦四遶磵生云。乍如琴韵寒泉出,时有茶香午焙闻。不睹天都真面目,溪桥无语立斜曛。

正如游黄山需进入口,经三十六峰,后才能渐入佳境一样,黄宾虹一生的绘画艺术,也是历经了一段常人难以逾越的征程。直到耄耋之年,八十开外,黄宾虹才内蕴外发,轴射光华,并突破旧框,创立新貌,登上艺术巅峰。

 

 

 

 

(稿源:安徽商报)

 

上一条陈廷友:大师笔下黄山需慢慢品味      下一条凰腾野乌七仙潭:一个关于七仙女的美丽传说

 

相关评论    评论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