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黄山网、黄山市干部在线学习城欢迎您!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首页 | 新闻  | 旅游  | 文化  | 生态  | 园区  | 综合  | 校园  | 企业库  | 思想库  | 人才库  |
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教育
探访徽州“教育村”(下)

点击数:313  时间:2017-7-3  作者:舒俊  

 

走进郑村

感受深厚教育感情

为了办学,叶锡纯拿出了自己家的积蓄。叶诚坚说,“我们家孩子多,不得已,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从小就送人,妹妹没多久就不在了,母亲每次提到这件事都很伤心。”正因为这样,锡纯给家人的印象不是很好。“我对外公的最初印象,来源于外婆的絮叨,他给人的是抛妻弃子不负责任的形象。”叶锡纯的外孙程瑞嘉在《我的外公叶锡纯》一文中如是回忆。

“郑村祠堂一堵墙上挂有一块木牌,上面介绍了郑源小学的创办情况,其中两处提到叶锡纯。这让我看到了全新的外公形象:年轻有为,热心乡村公益事业,为繁荣家乡文化呕心沥血。”程瑞嘉前些年还无意中发现了有关叶锡纯教育经历的收藏品,一件是“歙县通德乡郑源保国民学校”于民国三十三年八月敦聘教师叶光模先生的聘书原件,一件是民国三十四年一月十八日奖励品行优良学生叶杏春的奖状原件,两件作品皆用小楷毛笔书写,落款:校长叶锡纯。

叶锡纯创办郑源小学时,村民也给予大力支持,青壮年主动上山砍毛竹、木材用于建校舍,很多家庭都捐资捐物。叶宗元说,建校之初,郑村出地基、出人力,附近梧竺源、横山一带每家出稻子,叶光还出了3000银元。

学校后期生源越来越少,教育部门把学校撤并到梧竺源。撤并第一年村里有十几个小孩上学不方便,一个老教师主动义务承担教学任务,他召集村民开会说“我们平时少喝一杯酒,为了我们的小朋友;平时少吃一道菜,为了我们的下一代”,坚持教了一两年。

朱华芳是郑源小学最后一位教师,“2000年9月至2003年7月在这里教书。当时只有十几个学生,一进大门是两间教室,一间用来上课,一间堆放杂物。”“村民都尊师重教,2004年学校重建,村民自愿出资,几乎家家都出钱。”汪见荣说。叶宗云说,“甚至老师在学生家里搭伙,家家还要比伙食。”

85岁的叶宗山说:“我在这里读了两年书,老师对我们很爱护,校长比较年轻,是当地出名的人,教我们地理、历史。还有施学模老师,书法相当好,我写字的爱好就是他培养起来的。”虽然在郑源小学读到四年级便回家务农,但他至今仍对当年的老师念念不忘。

走进郑村

探究重视教育成因

曾任徽州区教育局局长、今年73岁的黄政远认为,从历史来看,当时郑村在外经商有成的人怀抱教育救国的理想,如叶锡纯一般回乡办学,传承文化。一方面有经商成功的经济基础,另一方面有传承文化的意识,这样形成了一种传统,“这是郑村重视教育的因素。”

郑村不仅重视教育,而且有重视教育实践的传统。史料记载,竦塘人黄崇德、黄崇敬兄弟是明代早中期徽州儒商代表,其父黄文裳学问深厚,与当时备受推崇的“学而优则仕”教育理念不同,黄文裳用陆象山“治学以治生为先”的主张,教育儿子读书先要学会养活自己。这种强调实践、强调行知合一的精神也化为郑村的基因。

十户之村不废诵读,在历史转折时,一些徽州知识分子和乡绅倾心教育,为徽州传承历史文脉,传承文化基因。徽州地区出现了许多有厚重历史底蕴的学校,如徽州最早一所可以由男女同班同学的新制小学“潀川小学”,是清代光绪年间(1905年)由罗氏家族的罗会坦、罗运松、罗会 三人从日本留学回到呈坎后创办的,解放后改名为呈坎小学;竦塘小学,原名金竦小学,创办于上世纪30年代末;西溪南小学前身丰林小学已有100多年历史……

黄政远说,在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之下,就不难理解郑村乃至竦塘缘何成为教育村。

采访后记

2016年,竦塘村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目前,该村正在实施文化扶贫“八个一”工程,以期探索文化扶贫新途径。扶贫先扶智,这是文化扶贫重点,而文化扶贫最根本的就是教育扶贫。尽管这是个长期、不断推进的过程,不能立竿见影,但如同竦塘这样的传统古村落文化底蕴深厚,挖掘徽文化中的优秀因子,进行整理保护,并使之成为村民养成实践的重要内容,让文化的因子融入村民的生活,用村民身边的事情教育村民,或可成为一条路径。

“礼仪徽州”正成为黄山最鲜明的标识符,礼仪依赖于教育,讲好竦塘故事,增强文化自信,使之成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层宣传阵地、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的传承教育基地,从而影响、教育更多的人。郑村、竦塘的实践,其意义正在于此。 (下)

 

 

 

 (稿源:黄山晨刊)

 

上一条黄山市全程护航高考录取通知书安全寄递      下一条黄山市全程护航高考录取通知书安全寄递

 

相关评论    评论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