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黄山网、黄山市干部在线学习城欢迎您!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首页 | 新闻  | 旅游  | 文化  | 生态  | 园区  | 综合  | 校园  | 企业库  | 思想库  | 人才库  |
您的位置:   首页>>文化>>文化遗产
徽派非遗 如何不让“绝技”成“绝唱”

点击数:759  时间:2017-6-16  作者:安徽日报 

 

阅读提示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活态”展现徽州传统文化的重要形式。以徽州“三雕”、砚雕、漆器制作为代表的工艺美术类非遗技艺,适应市场需求,不断开拓创新,实现了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的双重提升。而一些传统技艺、戏剧、舞蹈艺术却因曲高和寡在技艺传承方面陷入困境。如何契合社会发展需求,在传承和发展之间找到平衡点,成为徽派非遗这一珍贵的文化艺术资源永葆青春的关键。 

“救死扶伤”,濒危遗产才能活下来

5月30日,祁门非遗剧种目连戏参加了合肥青年戏剧节展演活动。阵阵伴奏声中,古老的唱腔把观众带入古徽州地区浓厚的民俗氛围中。

目连戏是祁门县特有的剧种,有故事发源地、有整本《新编目连救母劝善戏文》,可谓一个剧本成就了一个剧种。近年来,当地文化部门通过田野调查、组织传承、申报项目等举措,将目连戏这一濒临失传的文化资源挖掘出来,并成功入选国家级非遗名录。目连戏在得到有效保护的同时,由被动传承转为主动传承,通过参加各类展演活动,逐步扩大剧种影响力。目前,全县已有3个剧团可以正常演出。

作为徽州文化生态保护核心区域的黄山市,现存非遗涉及民间文学、民间美术、民间舞蹈、戏曲、民间手工技艺等14大类,共1325个项目,种类和数量在我省各市中均位列第一。其中徽州传统木结构营造技艺、程大位珠算法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遗代表作名录,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项、占全省的27.8%。丰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得益于黄山市各区县的及时挖掘和整理,一大批隐藏在民间的非遗项目得以传承。

黄山市完成了《安徽非物质文化遗产乡土读本·皖南卷》黄山市资料收集、整理与编撰工作,已出版发行。实施徽州民俗田野调查与资料整理工程,已完成田野调查,正整理、编辑采录成果。 《徽州文化大辞典》《阅读徽州》的编撰发行,使徽学成为我国地域文化三大显学中首个拥有百科全书式工具书的文化。

徽州文书被誉为20世纪继甲骨文、汉晋简帛、敦煌文书、明清大内档案发现之后,中国历史文化的“第五大发现”,具有极其珍贵的史料价值。由于年代久远,许多徽州文书纸质老化、损毁严重,再加上文书存世量大,保存分散,影响了徽州文书的整体性保护。黄山市通过挖掘、抢救和保护,集中选取典型完整文书,申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实施的“世界记忆工程”,争取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的文献档案。同时,在市县两个层面开设徽州文书展馆。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刘伯山教授呼吁,要重视加强对包括徽州文书在内的民间文书档案及与之相关联的各种乡土文化遗产的研究。

黄山市还通过展示展演等方式,让静态的非遗项目“活态”呈现。休宁县挖掘五城茶干艺术价值,建起了茶干工艺博览馆;完成吴鲁衡罗盘老店的修缮工作,并安排工匠现场展示罗盘制作技艺。黄山区将有重要历史价值、科学和艺术价值的非遗项目,收进该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集中展示太平猴魁制作技艺、轩辕车会等非遗项目。同时开办竹编、剪纸等培训班,让民众理解和热爱优秀传统文化。

“无形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徽州文化的精髓,是古徽州的文化基因。 ”黄山市文化委主任胡建斌说,囿于资金、人才方面的紧缺,仍有不少文化遗珠散落在古徽州各地,亟待“采撷”。所幸的是,当地民间一批有识之士正以不同形式的自发行动,投入到保护和挖掘工作中。

2006年出版的 《歙县民间艺术》,堪称一部挖掘挽救徽州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资料专著。该书主编柯灵权广泛搜集资料,足迹遍及各乡镇,抢救了一大批濒临失传的民间艺术素材,书写了近百万字的专著。歙县以此为切入点,开展非遗普查工作,共筛选出397项非遗,完成电子文本、电子目录、资料全集的制作,并出版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田野调查汇编》。

“不要冷落了徽州武术文化! ”同为歙县人的方道行,自幼受父亲影响,一直在悉心看护、苦心研读家里留存下来的大量武术书籍。他坦言,现在的徽学研究重文轻武倾向明显。古徽州武术文化源远流长、底蕴深厚,却很少有人在这方面专门研究。他先后撰写出《太极拳起源于徽州》《徽州武术的产业开发》等文章,希望给徽州武术文化以足够的重视。

今年74岁的陈敦和倾心研究徽州祠祭。“祠堂是纪念先祖、传承遗志的场所,是凝聚亲情的纽带。祠堂内家风家训又可以教化乡邻。它实际上是一个‘德’‘孝’教育基地。 ”陈敦和告诉记者。2006年,在祁门县财政的帮助下,他发动桃源村的乡亲们集资修缮老朽的祠堂,并派专人看护。2010年腊月,该村中断许久的祠祭活动在保极堂重新恢复。 

“好吃管用”,回归生活才能活起来

“清风明月”“梦笔生花”“母爱如佛”……5月24日,黄山市屯溪老街三百砚斋主人周小林现场为记者展示一张张构思精巧的歙砚拓谱。一方砚、一张谱,周小林充分利用砚体形态,砚上作画,集合了砚雕、书法、绘画之美,堪称砚品佳作。

歙砚制作技艺是徽派非遗代表性技艺之一。近年来,随着文化市场的品位和需求不断提升,传统制作技艺迎来发展良机。以三百砚斋、砚雕世家为代表的歙砚生产展示销售区,成为文化高端消费市场的宠儿。

徽派非遗项目保护,主要采取生产性保护、抢救性保护和记忆性保护三类举措。其中,像砚雕这样的工艺美术类非遗在生产性保护方面取得突破,一批集生产展销于一体的徽墨、漆器、竹雕、木砖石雕基地遍布各地,一方面对接市场需求,一方面带动传统技艺不断创新,打造出适销对路的产品。

黟县琢艺堂“三雕”厂前不久接到一个3年的大订单,为800栋建筑提供徽式装饰装修。琢艺堂负责人王永强告诉记者,目前国内砖雕市场供不应求,该厂一年产值可达400多万元。如今,工厂一些非核心制作流程已经被机器所代替,为规模化生产创造了条件。而王永强带出来的徒弟也已经开了10余家“三雕”厂,逐渐形成企业集群化生产的格局。

徽州“三雕”传承人朱伟更注重文创产品开发。 “让非遗融入现代生活。 ”朱伟主打“徽州雅致生活”的概念,在线上推出茶器、香器、家具艺术品等十大系列。他与故宫淘宝店合作,将徽州“三雕”产品投放到淘宝平台,并不断拓展产品种类。他所在的徽州竹艺轩被认定为“徽州三雕”国家级非遗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徽州漆器髹饰技艺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甘而可,恢复并掌握了犀皮漆传统制作技艺,制成的各类漆器精品为大品牌企业提供定制服务,甘而可已入选中国非遗传承人群研培计划咨询专家库。

2016年11月9日,故宫博物院驻黄山市徽州传统工艺工作站宣告成立,故宫学院(徽州)、故宫博物院博士后工作站(徽州)挂牌。故宫博物院与黄山市将结合双方优势,通过建立平台来汇聚各方力量,实现传统工艺的最高水准与深厚的中华传统文化、丰富的当代生活实践三者的有机融合,促进振兴徽派传统工艺,为倡导和积累可持续发展的非遗理念提供示范案例。工作站将在更广阔的空间内推介徽州非遗、研发文创产品。目前,黄山市正在开展十二生肖木雕、故宫贡茶外包装设计工作,推进传承人与故宫研发团队共同研发徽州元素产品。今年4月10日至15日,还启动了“徽匠进故宫”中国非遗传承人研培计划。其中,此间举办的“徽匠神韵”故宫特展展出了黄山市20位国家级非遗传承人的歙砚、徽墨、徽笔、徽州漆器、万安罗盘、徽州竹雕、徽州三雕等85件作品。

随着生产性保护举措的深入实施,传统制作技艺在对接市场过程中也面临着企业小而散及品牌、营销意识不强等问题。

祁门红茶被誉为“群芳最”,其特有的手工制作技艺是祁红的灵魂。祥源祁红公司负责人孙西杰坦言,由于在市场上缺乏话语权,该公司红茶出口主要是为外贸公司经销的袋泡茶、奶茶做配套,优质功夫茶很难在外销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再加上茶叶农残标准逐年提高,国际消费市场出现变化,红茶出口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为此,祥源正在着手组建自己的外贸团队,开拓海外市场。

在砚墨市场开拓方面,歙县文广新局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市场相对稳定,大宗消费减少,本地企业转型升级的意识还不强。而江西婺源的歙砚制作技艺传承人江亮根的做法值得借鉴。他采取“以租代售”的方法,砚台可租可还,灵活掌握消费市场,有效盘活了企业资金。此外,他还将砚台体验店开到了社区,吸引客源。

后继有人,文化之根才有活水来 

5月26日,黟县桃源村石门坦村民组一处沿街民房里,方如金手持一根用 “黟县青”制成的石笛,现场吹奏一曲《北国之春》。笛声高亢婉转、余音绕梁,别有一番韵味。

年近六旬的方如金是“余香石笛”制作技艺传承人。这项极具艺术价值的制作技艺,却面临着制作成本高、后继无人的两难境地。 “石笛要参照竹笛的样式调整音孔,每调整一次就要做一根,平均做5根笛子才能做成一根。成本高不说,至少要花费三四个月时间。 ”更令方如金头疼的是传承人问题。制作石笛不但要有石雕基础,还要懂音律,他的儿子不愿接受“衣钵”,这样的“全才”更是难觅。

有艺术价值却乏人问津,方如金的无奈折射出当下非遗传承的一大“痛点”。工美类非遗有市场,保护难度不大,生产性保护可以最大限度地激发技艺传承的主动性。有专家形象地说:“‘能吃能用’的非遗市场前景最好”。而一些艺术价值高于市场价值的非遗,包括音乐、舞蹈、戏剧、一些偏冷门的技艺在内,生存空间狭小,人才培养成难题。

针对此类非遗,一是采取记忆性保护的方式,通过记录整理留存下来;一是通过抢救性保护的方式,让濒临失传的资源不会消失。在抢救性保护方面,目前有“走出去”“请进来”两种做法。 “走出去”就是对外展示展演,并与文旅结合起来,让非遗走进景区,扩大影响力。 “请进来”就是建立各类传习中心、传习基地,聘请非遗传承人传授技艺,培养非遗特色人才。

“非物质文化遗产最大的特点是‘活态’,必须以人为载体才能得以延续。”徽学专家陈政认为,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起点和基点,是非物质文化遗产能够延绵不绝的关键,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核心和重点。

绩溪县伏岭镇中心小学是国家级非遗徽剧传习基地。 2000年,为了解决徽剧传承问题,该校成立了徽剧童子班,并请来老艺人手把手教孩子练身段和唱腔。 《水淹七军》《龙虎斗》等一批传统剧目得到了恢复。校长邵宗惠告诉记者,伏岭当地还有一项民俗活动,包括祭天、游灯、舞狮、演戏(徽剧)等一系列流程,每年都是由当地的年轻人来具体操办。办民俗,既是完成一个成人礼,也是传承民俗文化的有效手段,客观上也为徽剧的延续提供了良好的发展环境。不过,镇上的年轻人大都选择外出务工,民俗的延续、徽剧的传承也面临着人才匮乏的窘境。

邵新溪、邵灶模两位老人是徽剧演出的 “文武场”伴奏,二位老人平均年龄已经六七十岁。“现在比我们再年轻的伴奏师傅已经找不到了。而且一个学校就100多个孩子,从中挑出几个好苗子也很难。 ”邵新溪感慨道。

针对这个问题,江西婺源在徽剧人才培养方面迈出了坚实一步。该县对原差额拨款的徽剧团进行改制,成立了全额拨款的徽剧传习所,并增加32个事业编制,在全县中小学校招收培养徽剧传承人。目前,已有29名学员从安徽艺术职业学院毕业,并继续接受戏剧培养。如今,《野猪林》等经典徽剧重新与观众见面。

在安徽行知学校校长于日锦看来,培养非遗人才,需要一个完整的教育体系。 “非遗自身有其独特的教育规律,我们应该建立非遗教育体系,形成课程化教学模式,促进非遗传承人和学员在理论水平、技艺水平上实现提升。 ”于日锦说。该校自2007年起开设非遗专业,引进30多位非遗传承人授课带徒。

同时通过校企合作的方式,让学员在学习掌握非遗技艺的同时,也能获得一定收益,为日后就业打好基础。该校正在申报升格行知非遗技艺学院,整体提升教学档次,希望在非遗传承人教育方面搭建一个更高的平台。

 

(稿源:安徽日报)

 

上一条徽州非遗亮相第六届中国成都非物质文化遗产节      下一条黟县工匠走进学院传承徽州文化精髓

 

相关评论    评论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