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黄山网、黄山市干部在线学习城欢迎您!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首页 | 新闻  | 旅游  | 文化  | 生态  | 园区  | 综合  | 校园  | 企业库  | 思想库  | 人才库  |
您的位置:   首页>>生态>>植物资源
老鸦刀

点击数:873  时间:2016-6-30  作者:伍劲标 

 

老鸦刀是一种茶,是我一位老同学的家乡——休宁东临溪镇小阜村的一种茶。

我们这一带人喜欢把乌鸦称作老鸦,我小时候,乡村里还是可以看见许多老鸦的。可是,不知道从哪一年起,这种叫老鸦的鸟一下子不见了踪迹。老鸦没有了,那种叫老鸦刀的茶还在。

去小阜村的飞泉谷不是为了看风景,而是因为飞泉谷是老鸦刀茶树的原生地,我的老同学不止一次跟我介绍过这种叫做老鸦刀的绿茶。不瞒你说,在前往飞泉谷的途中,我也曾有过短暂的犹豫,怀疑那个仅仅有着一道十几米高的瀑布的山谷是不是值得自己艰苦跋涉,甚至觉得飞泉谷这个名字是不是也夸张了一些。

然而,沿途印入我眼帘的风景,却让我为自己的疑心感到羞愧:青山妩媚,绿水柔曼,初夏蒙蒙细雨中粉墙黛瓦的村庄,恍若一个个迷离恍惚的梦境……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在这样含情含笑的青山深处,老鸦刀就像一个远方的情人,让我难以释怀。老鸦刀,听起来没有诗意,细品之后,觉得有一种独具个性的美。我是个有点想象力的人,仅凭“老鸦刀”这个饶有情趣的名字,便对那茶有了几分说不清的好感。于是就爱屋及乌似地乱想:与其说那是茶,倒不如说是一位红衣红袖,青剑胆,紫琴心,既懂得风情,又远离风尘的狭义女子更妥帖些。

老鸦刀,那是怎样的一种茶呢?在商业炒作大行其道,山泉水兑酒精都可以炒作成十年、二十年老窖陈酿的当下,老鸦刀茶果真还能名实相符,守身如玉么?

站在一家农户门前休息,我正在为老鸦刀的名字想入非非之际,忽然传来了一声招呼:“来,喝茶喔”。音质软软的,糯糯的,比皖南乡村三月刚出锅的艾叶青团还诱人。起初,我以为这声音是我的同学在跟我开玩笑,因为我的同学虽然是个须眉汉子,可平日里是最喜欢捏着鼻子学着李玉刚的唱腔的。待我左右环顾之后,才知道是我歇脚的这家农户的女主人在跟我打招呼。

凭直觉,那位招呼我喝茶的女主人应该是人到中年的年龄,不知是从飞泉谷里流淌出来的水养人,还是山里日子过得朴实滋润,她脸上的气色很好,像透过飞泉谷的雨雾中的淡淡的彩虹。更美好的,是女主人爱笑,我一直认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总是带着笑脸的好看。像眼前的女主人,因为有了那副自然可亲的笑容,看上去越加的越发显得生动、温婉。

茶桌就摆在她家的院墙内,说是桌,其实就是以几块石头做基础,上面架着一块平整的青石板。青石板很光滑,表层凝结着一层水珠。女主人准备拿抹布把水珠抹掉,我说,不要抹掉,水珠好,青石板上有水珠,那石板的颜色更深,看着心里温润。女主人也不争,就在浸润了水珠的青石板上摆了茶碗,在茶碗里放了茶叶,提起热水瓶就给我们泡茶。

在山里,泡茶喝茶就这么简单,没有寒暄,没有客套。只要有茶叶、有茶碗,有热水,就是一碗好茶了。其实,天底下那些至美的事物,就像这山里简单的茶道,它们本身并不复杂,只是许多人出于讲究,硬是把那些简单而又美好的事情弄得复杂了。

这一碗简单的热茶,用的茶叶就是老鸦刀,泡茶的水,自然是飞泉谷里流出来的鲜活的山泉了。飞泉水,老鸦刀,碧绿的茶叶在杯中缓缓地舒展开来,宛如青春女子亭亭玉立在白茶碗中,看了养眼,喝了养心。

我禁不住双手捧起茶杯,摩挲了很久,然后少许抿了一口,顿觉缕缕清香沁入心脾,再抿一口,舌上沉睡的味蕾仿佛刹那间全被激活了。此时,滚滚红尘仿佛已退居到很远的地方,一种出世之感油然而生。此时此刻,“老鸦刀”这个名字,对于我已不再只是一种茶的符号,而是一个美妙的精灵,一种能够消除热恼,引领人回归内心宁静的尤物。

一碗老鸦刀喝下去后,神清气爽,我们继续朝着飞泉谷的方向走去。此时,蒙蒙细雨已经停了,不远处的山峰雾幔渐渐退去,层峦叠嶂的山峰像是从退潮的海水里蝉蜕出来,渐次显露的是山脉和浅沟,水墨般的这里一抹,那里一痕,大自然的妙手,勾勒出一幅绝好的山水轮廓。

一路上,我的老同学不停地给我介绍路两边山林里的物事。他说,这路两边所有的茶树,采下来的茶叶制出来的绿茶都叫老鸦刀。我边走边听边看,很少见到成片的茶园,即使有,也是不成规模,而更多的茶树则零零星星地散落在葱郁的林木之中,这儿几株,那儿几丛。它们得山川之灵气,汲日月之精华,想怎么长就怎么长,从来不需要刻意去打理。

更加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些零星的茶树之间居然杂生着这个季节盛开的野花,野百合,山栀子花,它们散发出来的的幽幽香气被雨雾笼罩着,再丝丝缕缕地渗入到老鸦刀茶叶的身体里去。茶中有花香,花中有茶香。难怪,我的老同学说,像老鸦刀这样野生野长的茶,简直就是天地造化了。

我的老同学是一个喜欢唱歌的人,会唱许多戏曲、流行歌曲,而且还会唱山歌。当我们走到飞花贱玉的飞泉谷瀑布下的时候,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放开喉咙唱了起来:

采茶采到飞泉谷

想我情哥不见人

奴家本是一杯茶

我的郎呀

喝上一口老鸦刀

看你还不现身形?

 

 

(稿源:休宁信息新闻网)

 

上一条昌溪乡:“八老爷的马鞭”结果了      下一条歙县雄村:“宝树”灰楸绽新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