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黄山网、黄山市干部在线学习城欢迎您!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首页 | 新闻  | 旅游  | 文化  | 生态  | 园区  | 综合  | 校园  | 企业库  | 思想库  | 人才库  |
您的位置:   首页>>文化>>民俗风情
“担端午”

点击数:3496  时间:2016-6-30  作者:伍劲标 

 

到了端午节的时候,竹林里新生的竹子长齐了竹叶,一些老竹子就被砍下来编制竹篮子。

篾匠师傅用上好的篾青编出精致的竹篮子,形状各有千秋,小巧玲珑的,阔耳大腹的,天圆地方的,都是篾匠师傅心血凝聚而成的杰作。

刚编好的竹篮子有一股竹子的清香,很好闻。这样的竹篮子,用来“担端午”最为适宜。

中国人用词非常讲究,过年时走亲戚叫做“拜年”,端午节、中秋节走亲戚不叫“拜端午、拜中秋”,叫“担端午、担中秋”。说是“担端午”,可上门时又不是用扁担挑,而是提着篮子的。不知道谁规定的,“担端午”比过年、中秋时多出了两样礼物,那就是鸡蛋鸭蛋。这是很让人纠结的礼物,蛋壳那么脆弱,碰一下就碎了。所以,“担端午”最好用竹篮子,鸡蛋鸭蛋放在竹篮子里,不用担心它们碎了。

竹篮子里面到底藏着一些什么样的礼物或是什么样的秘密,旁人是看不出来的,因为“担端午”的竹篮子上是用漂亮的毛巾盖着的。毛巾也是新毛巾,还没下过水,散发着棉布的软香。毛巾下的小小世界很精彩,鸡蛋、鸭蛋、绿豆糕,烟、酒,时令的水果。
女婿给丈母娘“担端午”的竹篮子里,还要有新鲜的猪肉,条件差一点的人家给丈母娘的是白条肉,条件好一点的,要剁小半个猪腿,就是猪的胯下转弯的那一截,俗称“蹄苞”。其实,“蹄苞”的肉质并不是猪身上最好的,有一截很大的腿骨,那瘦肉,牙齿不好的丈母娘根本咬不开。

但是,篮子里有“蹄苞”,就有面子,有尊重。大多数的丈母娘都喜欢把女婿送来的“蹄苞”拿到人多的水边去洗,一边洗一边故意说:“这孩子,早就跟他说不要破费,不要破费,还是要拿个大蹄苞来。”这是生女儿的母亲才有的自豪和炫耀。

我妈有四个女儿,也就是我的四个姐姐。我的姐姐们本事都不“大”,几十年了,我一直就只有固定的四个姐夫。想当年,这四个小伙子陆陆续续走进我家,给我妈“担端午”的时候,我是守门的。四个姐夫都知道他们的小舅子喜欢吃酸的水果,竹篮子的顶层都预备着给我的“过境礼物”。通常情况下,我就坐在大门槛上,姐夫们鱼贯而来,掀开竹篮子上的毛巾,拿出事先给我预备好的酸水果。都是不要钱买的,山上的野杨梅,野毛桃,桑树果。我最喜欢那种比牛奶头还大许多的野草莓,那是只有端午前后才成熟的野草莓,就叫“端午莓”。有了我喜欢的野果子,他们就可以进门了,至于,篮子里有没有“蹄苞”,那是我妈的事,我不关心。

其实呢,我妈是很吃亏的,为了招待四个女婿,端午节前好几天就要准备了。我妈上街买菜也是提着篮子,是那种小巧的竹篮子,一坨五花肉,两串油炸豆腐,一条腌制的干鲢鱼。还有两个五月桃,那是专门给我买的。我妈烧菜的手艺非常好,特别是红烧肉,小火,慢慢烧,烧到滋锅的时候,满屋子里那个香啊,肚子里的蛔虫都差不多要爬到喉咙口来了。

我妈没读过书,可她知道“来而不往非礼也”的道理。姐夫们拿来的礼物,我妈不全收,要选一两样作为回礼,让他们带回去。四个姐夫的家庭背景不一样,我妈给他们的回礼也不一样。大姐夫自幼失去双亲,是跟他哥嫂长大的,我妈特别敬重他的哥嫂,大姐夫拿来的蹄苞,我妈都让他带回去。二姐夫的妈妈喜欢吃糖食,我妈就让他把糕点带回去。三姐夫和四姐夫的爷爷奶奶都健在,我妈给他们的回礼中,还有两封云片糕,那是象征高寿的礼物。回礼不多,用毛巾盖着,四个姐夫谁也不去考虑连襟的篮子里的回礼和自己的是不是一样,他们彼此都不问。因为我妈说过,喜欢问东问西、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男人,猜忌心重,难相处,跟这样的男人过日子累。

翠绿色的新竹篮子,用的年数多了,就变成了酱黄色。这时候它也成了主人最好的随身物品。出门做客的时候,用它装礼品。去田里劳作的时候,用它装水盛饭。村姑们用它装着从山野里采来的芹菜、蕨菜、马兰头,花褂子映衬出一张张如花笑靥。花头巾盖着的小竹篮里,蕴含着乡村女孩子们羞羞的梦想:栀子花开了,谁来我家“担端午”?

我是父母的老来子,我最小的姐姐比我还大十岁。看着姐夫们提着竹篮子来我家“担端午”,我年少的心里也曾经骚动过,想着我以后长大了,会到一个什么样的人家去“担端午”呢?我未来的丈母娘会不会和我妈一样优雅、精明,在我的竹篮子里放进我最喜欢的回礼呢?

若干年后,我成家了。丈母娘和我妈一样智慧,善良,只是,我却没有了当年我姐夫们提着竹篮“担端午”的风光。因为,我在小镇教书,在小镇安家,房子和丈母娘家一墙之隔。天天见面的,自然就少了那么多繁琐的礼节。和我妈一样,我的丈母娘也是很吃亏的,我“担端午”过去,她老人家大鱼大肉招待我。偏偏我这人什么本事都没有,就吃喝本事大,总能把丈母娘烧的一桌子菜都装进我的五脏庙里。丈母娘好像是前世欠了我的,我越是吃得多,她越是高兴。就像今天吧,我还没有“担端午”过去,她反过来,把自己一个月前腌下的咸鸭蛋,煮了拿过来,给我下酒了。天底下有女儿的妈妈都是能吃亏的,兄弟们,端午节又要到了,还不赶快提着竹篮“担端午”去!

 

 

(稿源:黄山日报)

 

上一条徽州人的中秋节      下一条板桥乡:泉水鱼乡粽飘香

 

相关评论    评论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