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黄山网、黄山市干部在线学习城欢迎您!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首页 | 新闻  | 旅游  | 文化  | 生态  | 园区  | 综合  | 校园  | 企业库  | 思想库  | 人才库  |
您的位置:   首页>>旅游>>黄山购物>>黄山特产
米酒

点击数:7385  时间:2014-1-6  作者:江伟民 

 

米酒的味道,甜蜜,粘稠,是家乡的味道,是母亲的味道。

——题记

 

每每年关将近的时候,母亲都要从粮店里买来糯米,淘洗后蒸熟,舀到一个大木盆里,搅拌上酒曲,把米饭拍实,仅中间留一小孔,随后将木盆放到锅中盖上锅盖保温。天气稍冷,母亲就会隔三差五地在锅灶里添上一把柴火,不出一周,便会闻到酒酿的香味了,中间的小孔处溢满了甜甜的汁液,那就是米酒。

无论是酒酿还是米酒,都是我小时候最爱吃的。生吃抑或煮熟了吃,一样清香扑鼻。米酒,就是家乡的味道,母亲的味道,是一种真实而可以经常尝试的味道。就是现在,母亲业已年老,却也不忘在春节前做上一盆酒酿供儿女们饕餮。母亲只想延续着她的孩子最为快乐的时光。

始终忘不了种在老屋门前的那片小粉红花。花束长长的,像麦穗,花朵米粒大小,粉粉的,一粒挨着一粒,抱着团,春天开花。母亲喊它们为酒曲花。酒曲花开花的时候,母亲就会把它们小心采集下来,晒干碾粉,和着面粉和着水做成小米馃模样的酒曲。母亲一年要做上几十个,不全为自己用,更多的是送给邻里乡亲。只是因为母亲制作的酒曲做成的酒酿是甜的,酒曲若做坏了,酒酿便会苦涩,酒力也就更大。一般的能喝个三两半斤白酒的,这般大酒力的酒酿也断然吃不下一大碗,真要逞能,必如武松般“三碗不过冈”了。武松醉了能打虎,我的众乡亲中醉后最厉害的也就和邻居斗斗嘴,发发酒疯,更多的是一头倒床上呼呼睡上一天一夜。

这在徽州农村家家户户习以为常的小吃饮食,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成了一个产业,规模不小的产业。

一走进休宁五城将军米酒厂的大门,我就闻到了米酒的香气。和孩提时节的感觉一样,那分亲切油然升腾,随后便是一种敬畏。看着那一只只叠加整齐、装满米酒的坛坛罐罐,敬畏之心便起来了。勤劳的母亲能做一盆好酒酿,也能帮助左邻右舍们做好酒酿,却从来没想过,这点从外婆那里传承下来的技艺,在商家眼里,就是一个商机和产业了。母亲的小木盆在这里全成了大水缸,母亲的木盆只有一个,这里的大水缸数十成百。那是一个被放大成了千倍、万倍的酿造产业。从一个冒着热气的灶台上,一大筐一大筐蒸熟的糯米被抬了下来,摊开冷却,拌上酒曲,压实在大缸里发酵,最后蒸馏,灌装,贴标签,装箱……身穿白衣白裤,戴着白帽白口罩的一群工人,分司各道工序,动作像他们面前的一个个机器般,机械、纯熟。

休宁溪口镇新近多了一家叫山清泉的米酒厂。我是被一个休宁县城铺天盖地的条幅广告震憾的。山清泉米酒的创始人叫朱咏涛。2012年,一个金色十月,在休宁的大街小巷上打出了多幅极抓人眼球的标语:山清泉——做道德良心米酒。标语中,可以领会的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米酒的牌子叫山清泉,另一个是米酒的品质,以厂家的道德良心来做保证。当时就有了一种冲动,想到这样的工厂里去走一走,想和打如此标语的人聊一聊。

“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吃过母亲做的酒酿,喝过母亲做的米酒。”在徽州农村,家家户户都有做米酒迎新年的习俗。朱咏涛回忆起了儿时的快乐时光。那时候,家里特别穷,一年到头也吃不了几回肉,农村孩子们记忆中最难抹去的就是米酒的味道,母亲的味道。朱咏涛生于上世纪70年代,和那个时代的众多孩子一样,现在人到中年了,却怎么也忘不了那浓浓的米酒香味,那醇醇的家乡情怀。

初中毕业后不久,17岁的朱咏涛和村里的几个村民一道结伴前往浙江温州打工,一晃20年过去了。凭着自己肯吃苦、肯学习的劲头,最终成了一家国内知名电器公司的销售总监,年薪也达到了可观的近百万元。

工作一忙,原本每年春节回家过年的愿望也实现不了。那些年的大年三十晚上,朱咏涛总要和母亲通上一个长长的电话。母子俩要唠上好一阵子,而母亲最后总会说一句,“孩子,他*的米酒好了,为你留了一大碗,抽空回家喝呀。”

2010年春节,在时隔两年之后,朱咏涛回到了家乡溪口镇祖源村,母亲愧疚地说,“涛儿,妈妈今年的米酒做得不好吃,你就别吃了。”朱咏涛要吃,一入口,味同嚼蜡,很难下咽。年事已高的母亲,再也做不出醇醇香甜的米酒了。

“妈妈,以后家里的米酒我来做,我一定让您天天喝上香香甜甜的米酒。”朱咏涛作为一名专业的营销人员,在经过三个月的市场调查后,立即做出了回乡创业做米酒的决定……

站在酒厂车间的那一刻,我真想接了母亲过来一起看一看,只是母亲坐车晕得厉害,要不然,她一定会成为米酒厂里的高级工艺师。想到这里,突然间我就笑了。母亲是个农民,她有着自己的生活方式。就像天下众多烧得一手好菜的母亲,并不会个个去开饭店酒店做厨子。母亲,让我和我的妹妹、弟弟感受到了母亲的味道;而休宁众多的米酒厂家让天下更多的孩子感受到了母亲的味道。

我没有做米酒的本事,也不能回到家乡侍奉双亲。朱咏涛做到了。让母亲天天能喝上米酒,是做儿子的一片反哺之心,是良心。把米酒做好,保证品质,是道德。到了这时,我才算全然了解了“道德良心”的全部内涵。

蛇年春节,我带了一罐米酒回到家乡,母亲尝了一小口,细细回味了很长时间,然后猛喝了一大口。

米酒的味道,真好。

 

 

 

 
(稿源:黄山日报)

 

上一条“五城米酒”通过地理标志产品保护专家评审会审查      下一条甜甜山芋枣 长陔山中宝

 

相关评论    评论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