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黄山网、黄山市干部在线学习城欢迎您!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首页 | 新闻  | 旅游  | 文化  | 生态  | 园区  | 综合  | 校园  | 企业库  | 思想库  | 人才库  |
您的位置:   首页>>综合>>其他
双 抢

点击数:4200  时间:2011-8-19  作者:毕民芳 

 

“双抢”这个词,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很少见了。它是我们皖南山区在那 “以粮为纲”年代,农村的专用名词。它是指夏季收割早稻,栽插晚稻的农业生产过程。“双抢”可以说是我干过的农业生产,特别是生产队时候,最苦最累的农活。

在那“以粮为纲”、“学业学大寨”的年代,学校的老师、公社的干部,都要参加“双抢”劳动,结束后,还要生产队、大队进行鉴定,它是你是否热爱农村、支援农业、向农民学习的“试金石”,更何况我们这些生长在农村,原本就是农民子弟的小孩,参加“双抢”更是我们参加农业生产的必修课。

参加“双抢”时,我15岁,读初二。“双抢”季节,正是我们放暑假,母亲叫我假期到山里外婆家玩几天,但当我看到操劳过度、过早苍老、瘦弱的母亲,我没有答应。我家有兄妹五个,我是老大,父亲在城里开车,一个月50多块钱,我们一家七口人全靠他一人的工资养活,生活的非常艰苦。“我不去,我要到生产队里参加‘双抢’,挣点工分”,我说。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虽然不能当家,但也要为父母解点忧,为家庭出点力。“‘双抢’你吃不消的,等大一点再去吧”。“我已经长大了,你看我”说着,我故意鼓了鼓双手的肌肉,还往母亲身边一站,比她高出一个头。“真是个懂事的孩子,你去吧,注意点,实在吃不消了,就歇歇,随他们给你几分工,不要累坏身体”。我懂事的点点头,看到母亲眼睛已经红了。

天刚麻麻亮,生产队长就在挨家挨户地叫人去割稻。好在我是一个小孩,不用挑皮箩,抬打稻机,算是对我的特殊照顾了。我拿了一把镰刀,头戴一顶草帽,背着一壶水,就跟着大人们一起去参加我一生中第一次、第一天的“双抢”了。

“双抢”,主要是抢收抢种,抢收早稻,抢插晚稻,季节性很强,因为我们皖南山区,水田面积少,单产低,为了保证粮食做到自给,加上这里的温度也比较适合种双季稻,但整个双季稻必须有一定的生长时间和温度,这在我们这里是有限的,所以早稻必须种早熟品种,晚稻必须在立秋前把秧苗插下去,这样才能适应气候节气,保证两季稻所必须的生长期,才能做到粮食的增产增收。夏季,我们这里天亮早、白天长,气温高,加上劳动强度大,所以这时的农活,是最苦最累的,许多人都不愿干,能溜的都溜了,由于参加“双抢”的人减少,正常情况下,队里的劳力很难在规定时间里完成“双抢”工作,所以动员老师、学生、机关干部、工厂的工人回乡参加“双抢”,冠名为“支援农业生产”。

“双抢”季节干活,一般是早上四点下田,(如果是插秧,还要起得早,我最早的一次是凌晨2点就下田扯秧,由于天还是黑的,要点上只马灯),早饭自带,在田里吃。上午不休息,一般也不插秧,因为气温高,秧苗不容易活。中午回家吃饭。要想多挣点工分的,还要挑担谷子回来,挑的谷子,按重量、路程近远计工分。下午休息到三点钟再下田,一直干到天擦黑回家。回到家后,还要到队里去评工分。

一天下来,回到家,全身就像散了架似的,腰就像断了一样,脸也是火辣辣的痛,我草草洗了个澡,扒了两口饭,就睡觉了。

好在年轻,又有股子毅力,第二天,就基本恢复了。从些,就正式参加了“双抢”劳动。我进步很快,割稻劳动从原先的割稻递稻到踩打稻机打稻,扯秧从原来一个上午扯140只上升到200多只,已接近正劳动力的水平了,莳田也超过了妇女,能带头莳了,中午为了多挣点工分,也用小皮箩挑一担谷子回家。到开学的时候,我居然也出了45天工,挣了500多分,但那时10分工只摊6、7毛钱。虽然我自己人瘦了,脸也黑了,但人更结实更精神了,从此以后,个个暑假都要参加“双抢”劳动,直到76年参军入伍。真正不参加“双抢”,还是在86年参加工作转正后,那时,农村已经实行了分田到户,责任到人了。

“双抢”是一个收获成果、播种希望的季节,看到那一望无际的稻田,沉甸甸的稻穗,我一点都没有收获成果的喜悦,有的只是我怎样渡过这一天的担忧,有的只是对劳动群众的同情。“双抢”劳动,正值“三伏”天,真是日晒雨淋,风吹雨打,睛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水里蒸,火里烤,白天青虫咬,傍晚蚊子叮,真是一个消磨人的季节。

“双抢”真正离开我们,也是近五六年的事。回想起那时的“双抢”劳动,再看看现在仲夏季节的农村田野,真是时过境迁,幌如隔世,当代的青年人是无法体会到那时“双抢 ”的艰辛的,虽然那样,还是吃不饱,穿得不好。现在的农村,基本上都不用种双季稻了,实际上我们这里并不太适宜种双季稻,两季的亩产并不高,原因是在早稻的扬花时,正值梅雨季节,整天梅雨锦锦,早稻的扬花灌桨受到严重影响;而晚稻,受气温影响,往往也是不能灌桨成熟。所以两季产量不如现在的一季。现在由于种植了高产优质的杂交稻,一季就顶原来的两季,再加上实行了抛秧、化学除草、机械化收割等现代科学技术,错开了梅雨季节,单产大幅度提高,劳动强度大大减轻,也为农民节约了大量的时间。

我写这些,只是想记住自己这段经历,记住农村在发展过程中留下的一些痕迹,记住“双抢”这个词,记住这来之不易的农村变化。

 

 

 
 (稿源:休宁信息新闻网)

 

上一条奇异“石中石”      下一条万安坝下的奇石

 

相关评论    评论数: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