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黄山网、黄山市干部在线学习城欢迎您!
用户名  密 码      找回密码
  首页 | 新闻  | 旅游  | 文化  | 生态  | 园区  | 综合  | 校园  | 企业库  | 思想库  | 人才库  |
您的位置:   首页>>文化>>徽学园地
神 笔 霞 客——徐霞客《游黄山日记(前·后)》读后感

点击数:8225  时间:2009-11-17  作者:xinhs 

 

一、   神来之笔 

 

明万历年间的1616年二月与1618年九月,对黄山来说,是两段非常荣幸并值得骄傲的日子。因为,江苏江阴人,明代著名的旅行家、地理学家徐霞客两次游历、登临了黄山。也正是这两次游历、登临黄山,才使他在遍游海内各名山大川后的晚年,对黄山作出了:“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的评价。

这一评价,犹如闪电霹雳,骇世惊人,震古烁今。从此,黄山名声大振,闻名遐迩,从云遮雾罩中露出了真容。

徐霞客两次游历、登临黄山,写下了两篇《游黄山日记》。 

在他的游记中,他曾用“藻绘(多姿多彩)满眼”的词句描写形容黄山景色,同样,我们也可以用“藻绘满眼”来形容他的两篇游记,或者说是他两游黄山的过程。

沏壶好茶或酬杯小酒,细细品味大师的《游黄山日记(前·后)》,你会发现,大师向世人介绍黄山的温泉、奇松、云海、巧石、名峰等诸多景观的语言,全面而又精确,奇丽优美无比。同时,我们还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他昂扬的激情,豪放的气势,浪漫的情趣,张扬的血性。

文章时时激发起人们对黄山的向往和崇拜,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与感召力,非神来之笔,不能为之!

清名臣沈葆桢重孙,书画家,诗人(有诗集《黄山吟拾集》),对黄山颇有研究的沈剑知老先生曾言:诸多黄山游记中,徐霞客第一! 

 

二、徐霞客笔下的温泉 

 

关于温泉,徐霞客曾多次沐浴。1616年二月,他初到黄山的第一件事便是洗温泉澡,他说:“汤泉在隔溪,遂俱解衣赴汤池。池前临溪,后倚壁,三面石甃,上环石如桥。汤深三尺,时凝寒未解,而汤气郁然,水泡池底汩汩起,气本香冽……”

传说黄山温泉曾使轩辕黄帝返老还童,曾让贾岛百思不得其解:说什么“五行分水火,厥用谁一之?”(水火怎能相容?)这个温泉,还曾使杜荀鹤“闻有灵汤独去寻”并称泉水是“一瓶一钵一兼金”。但他们都不如徐霞客写得实在:既有周边环境,又有水池水温;既有静的“石甃”“石如桥”,又有动的“水泡池底汩汩起”。有人说,今日的温泉将恢复原貌,让泉眼成为黄山的一个景观,那么,徐霞客的关于温泉的这段描述,就应该是最权威的蓝图和参考资料。

就是这段关于温泉泉眼的描述,至今犹有现实作用——黄山某报去年曾报道说:省市两级文物行政管理部门用有关专家,对黄山温泉泉眼及相关文物的情况进行了实地勘察后,认为罩在黄山温泉泉眼上的拱券“属清代中后期建筑。”——很明显,他们没读徐霞客的《黄山游记(前)》。

 

三、徐霞客笔下的奇松 

 

如果说徐霞客到黄山,首先重点描述的是温泉的话,那么,他的第二个重点便是黄山奇松。他在雪封三个月,“石级为积雪所平,一望如玉。”“冻雪成冰,坚滑不容着趾”的陡峭山道上爬上海拔近1600米的天门坎。此时,他的笔端流露的不是艰难困苦,劳累辛酸,而是对黄山松的盛赞:“绝巘危崖,尽皆怪松悬结。高者不盈丈,低仅数寸,平顶短鬣,盘根虬干,愈短愈老,愈小愈奇,不意此山中又有此奇品也!”

他笔下的“扰龙松”描述精确得可与石涛、渐江、梅清的画图相比:“坞半一峰突起,上有一松,裂石而出,巨干高不及二尺,而斜拖曲结,蟠翠三丈余,其根穿石上下,几与峰等”。另外,诸如“怪松盘盖”、“枫松相间,五色纷披,灿若图绣”、“曲挺纵横,大干如臂,无不平贴石上如苔藓然”等描写,不仅写出黄山松的奇,写出黄山松与黄山峰石的巧妙搭配,而且回答了黄山松为什么奇?

直到今天,我们还有很多人搞不清黄山松美在何处?为什么美?仔细看看徐霞客的前后两篇黄山游记中的关于黄山松的描述,就会基本弄懂这一美学命题的! 

 

四、徐霞客笔下的云海 

 

关于云海,因为季节天气的原因,按常理,徐霞客是难以见到飞云漫铺,峰尖如岛的云海的;更难见到那种涌金流银,光华绚丽的霞海的。1616年2月,他在黄山的9天,基本上都是在雨雪交加、云雾弥漫中度过的;1618年9月的3天,又是在干燥少雨、天高云淡的秋风里匆匆而过。但是,黄山的云气雾岚,仍给他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印象,并用曼妙的笔触记录在游记中。在黄山温泉一带,他感受到“泉光云气,撩绕衣裾”;在北海,他在“四山雾合”中等到“沉雾渐爽”,看到“落照拥树”、“西望碧痕一缕”。

特别是他二上黄山,登上天都峰顶时所见的云雾奇观,更被他用寥寥数语描写得雄浑壮阔,纵横变幻,奇妙无比:“时浓雾半作半止,每一阵至,则对面不见。眺莲花诸峰,多在雾中。独上天都,予至其前,则雾徙于后;予越其右,则雾出于左。……山高风巨,雾气去来无定。下盼诸峰,时出为碧峤,时没为银海。再眺山下,则日光晶晶,别一区宇也”。

黄山气候的总特征是春湿、夏凉、秋燥、冬寒。而徐霞客在天高气爽的燥秋能见到如此美妙奇丽的云海佳景,恐怕只能用吉人天相,天人感应来解释了。黄山不负霞客,霞客亦不负黄山!

就是这段关于云海的文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曾作为古汉语方面试题出现在电视大学的试卷中。徐霞客黄山游记的份量与影响由是可见,非同一般。 

 

五、徐霞客笔下的巧石与水景 

 

当代美学家王朝闻在《黄山观石》中曾言:游黄山忽视黄山的整体的美而注意某些巧石,是一种不可取的游山态度。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游黄山要关心整体美才是。

如何欣赏山水美,徐霞客是深谙此道的。正因为如此,又因为当时的黄山旅游起步不久,对巧石的命名数量不多,又尚未统一,所以,徐霞客渐少描述黄山巧石,但他在欣赏黄山整体美的同时,没有遗忘黄山的这一绝。他有选择地记载了近二十个巧石。这近二十个巧石的名称至今基本未变,地点方位也很准确。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要知道,在他之前的一些文字资料中,极少写到有名称的巧石,写到的也很少延用至今。这说明这近二十个巧石的名称在当时就已约定俗成了。

研究这近二十个巧石,我们又发现一个有趣的历史现象,正如近代大儒汪鞠卣所言:“山中先有道流,无释子,故药炉丹灶之假托为多”。即明万历以前,黄山的景点、山峰的命名多以道家为主,如丹井、药臼、炼丹台、仙人榜、炼丹峰等。而自明万历开始,普门入山,佛教兴盛,与佛教有关的命名多了起来,如游记中就写到僧坐石、颓颅朝天、达摩面壁、罗汉石、光明顶等。通过分析研究,事实也正如此。

汪鞠卣在他的《黄山杂记》曾言:“徐霞客游名冠古今,两度来山,皆若未尽兴”。正因为未尽兴,徐霞客在欣赏、品味黄山景色时,连并不突出的水景,也细细咀嚼,慢慢回味,割舍不下—— 桃花溪是“涧水三转,下注而深泓者,曰白龙潭。再上而停涵石间者,曰丹井。井旁有石突起,曰药臼,曰药铫。宛转随溪,群峰环耸,木石掩映”。突出溪中石景人字瀑:“过汤池,仰见一崖,中悬鸟道,两旁泉泻如练。余即从此攀跻上,泉光云气,撩绕衣裾”。突出两旁泉泻如练。

松谷溪:“抵青龙潭,一泓深碧,更会两溪,比白龙潭势既雄壮,而大石磊落,奔流乱注,远近群峰环拱,亦佳境也”。突出溪中深潭。

九龙瀑是“涧中泉声沸然,从石间九级下泻,每级一下,有潭渊碧,所谓九龙潭也。”突出九级九潭。

黄山水景,古时主要是“三溪三瀑”,即:逍遥溪、桃花溪、松谷溪、百丈泉、人字瀑、九龙瀑。如果不是天气与时间等原因,徐霞客的那支神笔,定会将黄山的水景写成第五绝! 

 

六、徐霞客笔下的黄山峰林 

 

黄山是以山岳风光为主的风景区,如海的山峰是黄山的主体,自然也就成了徐霞客游记中的重点,成了他大写特写的对象,成了他那支如椽大笔尽情濡墨渲染的对象。通过大量游记、诗歌等文字资料比较分析,我们发现徐霞客对黄山山峰描述时的遣词用字,可谓煞费苦心,绞尽脑汁。其数量之多,质量之高,奇丽精确,几乎无人比拟。如:群峰盘结、巍然上挺、争奇竞秀、兀突独耸、绝壁峭岫、矼脊斜亘、乱峰列岫,争奇并起、乱峰森罗、峰回岫转、森峰列岫 、峰壁森峭、一峰西垂、狮峰竞驾、比肩石笋、壁翠合沓、蹄股拱峙、秀出天半、峭壑阴森、奇峰错列、众壑纵横、岩壁环耸、峰峦错耸、峰石回攒、崇峰夹映……如此奇绝瑰丽的词汇,在他的游记中不胜枚举,只能用他游记中的“藻绘满眼”来形容。

黄山峰林似海,数不胜数,而他对各个峰峦用词造句,几乎从不重复,而且,多将动词形容化,可见他心目的黄山是鲜活的有灵魂的神山。这是他驾驭文字的能力高超,更是他对黄山的理解,到了心有灵犀,心领神会的地步。 

 

七、徐霞客笔下的天都峰 

 

对黄山山峰的介绍,徐霞客又是有选择有重点的,且在重点中又各有侧重。对天都峰,写得全面,上下纵横,立体形象,灵动变幻。

“疏木茸茸中,仰见群峰盘结,天都独巍然上挺”。从下向上仰观的角度描述。一个“独”字写出了天都峰卓然不群的峰形。

“莲花、云门诸峰,争奇竞秀,若为天都拥卫者”。此是站在天都绝顶,向四周环视。“争”与“竞”两字,将宁静、静止的黄山写得热闹、生动起来。

“万峰无不下伏,独莲花与抗耳”。在天都峰顶平视莲花。最新的测量数据是天都海拔1829米,比莲花低三十多米,凭肉眼是很难分出高低。初次对比二峰,用“与抗”,可见治学严谨,用心良苦。

“下盼诸峰,时出为碧峤,时没为银海。再眺山下,则日光晶晶,别一区宇也”。从峰顶俯瞰。创造出了一种天上人间的美感。

“从流石蛇行而上。攀草牵棘,石块丛起则历块,石崖侧削则援崖”。现在天堑已成通途,人们尚言上天都难,而无路的天都,霞客上得似乎不难。轻描淡写,几笔带过。

“遂前其足,手向后据地,坐而下脱”。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徐霞客似乎也不在乎。轻写路难行,重写峰顶美。霞客高明之致。

看了徐霞客笔下的天都峰,也就难怪“不到天都峰,白跑一场空”谚语至今流传。 

 

八、徐霞客笔下的玉屏峰、莲花峰 

 

对玉屏峰(文殊院),霞客重写整体:“左天都,右莲花,背倚玉屏风,两峰秀色,俱可手揽。四顾奇峰错列,众壑纵横,真黄山绝胜处”!言简意赅,字字珠玑,似为“不到文殊院,不见黄山面”作注解。

对莲花峰,侧着重写“径”与“顶”:“径小而峻,峰顶皆巨石鼎峙,中空如室。从其中叠级直上,级穷洞转,屈曲奇诡,如下上楼阁中,忘其峻出天表也”。“顶上一石,悬隔二丈,僧取梯以度。其巅廓然开阔舒朗,四望空碧,即天都亦俯首矣。盖是峰居黄山之中,独出诸峰上,四面岩壁环耸,遇朝阳霁色,鲜映层发,令人狂叫欲舞”。生花妙笔,真把莲花峰写成了一朵花。但更重要的是他首次明确而肯定地提出莲花峰是黄山最高峰的论断。

都知道,海拔1864米莲花峰,因环绕四周的玉屏、莲蕊、鳌鱼诸峰海拔均在1700米以上,所以峰高不显。而在其东面的天都峰,虽然海拔只有1829米,但四面临空,挺拔巍然,卓立天表,容易造成视觉差。因而,游人往往以为天都最高。诸多山志中,介绍山峰的顺序基本都是天都峰摆在第二(炼丹峰第一),莲花峰摆在第九。

在徐霞客之前,也有有识之士,如方一藻(歙人,崇祯时曾任兵部尚书)在1615 年曾提出莲花峰“峰巍耸直出天都上”,但只是两峰间的比较,而不是“盖是峰居黄山之中,独出诸峰上”。仅以目测推翻千百年的传统观点,且语气肯定果断,不容置疑。在当时,非学识渊博,胆识过人的徐霞客,无第二人!作为地理学家,他是三句话不离本行。 

 

九、徐霞客笔下的后海 

 

如果说徐霞客对前海(平天矼以南)的天都、玉屏、莲花三峰喜爱有加的话,那么,对后海(平天矼以北)的石笋矼(包括始信峰,不过当时尚未以“始信”名之)、西海门、松谷诸景区亦是流连不舍:西海门是“大抵可与狮峰竞驾,未得比肩石笋也”。而对石笋矼、始信峰一带,则是情有独钟。前一次在始信峰与石笋矼一带流连徘徊;后一次“倚松而坐,瞰坞中峰石回攒,藻绘满眼,始觉匡庐、石门,或具一体,或缺一面,不若此之闳博富丽也!”

可以看出,除眷恋此地景色外,1618年才32岁,游历还不是很广的徐霞客,在始信峰、石笋矼“倚松而坐”时就产生了要把黄山与海内名山大川进行比对、比较的念头。也正因这一念头产生的早,比对的名山多,比较的时间长,才使他晚年对黄山的评价更加权威。

关于松谷:“一茅出涧边,为松谷庵旧基。再五里,循溪东西行,又过五水,则松谷庵矣。再循溪下,溪边香气袭人,则一梅亭亭正发,山寒稽雪,至是始芳。抵青龙潭,一泓深碧,更会两溪,比白龙潭势既雄壮,而大石磊落,奔流乱注,远近群峰环拱,亦佳境也”。循溪而行,目不暇接,鼻留梅香,耳闻涛声,心神陶醉。寥寥数笔,把松谷中能写都写了,不能写的也写了。不是神笔,怎能如此言简意赅,引人入胜? 

 

十、最权威的游山指南 

 

徐霞客两次游历、登临黄山,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外界详细地介绍了当时的黄山的交通及食、宿、行等状况,并为游人设计了一条在今天看来仍是十分合理的,仍是最权威的游山路线和游程安排,即第一天,上天都,住玉屏;第二天,登莲花,过天海、光明顶,游始信峰(包括石笋矼),住北海;第三天,游狮子峰、西海,从松谷或云谷下山。

如果说,他对黄山景色的介绍,是告诉世人黄山值得一游的话,那么,他同时又以自己两游黄山的经历,告诉世人怎样去游黄山!

明朝后期,随着徽商崛起,徽州经济发展,黄山的开发起步。普门大师1606年入山,揭开了黄山开发的序幕。其功在光明顶以南的开发——慈光寺、文殊院(玉屏楼)、莲花峰、天海……路通庙立,功高绩伟。

寓安大师,浙江开化人,万历庚戌年(1610)来山,只用几年时间,就在黄山东大门的丞相源建造起徐霞客见到的“其庵颇整”的云谷寺。

一乘大师与普门一样,来自五台山。1611年来山时,见前山的开发已显规模,遂开辟了北海狮子林一带,黄山北大门由此连接畅通。

正是明万历年间的这三大高僧的通力合作开发,才使得黄山前山后海、峰巅山麓,庙宇星罗棋布,道路四通八达。

也正是这个时候,徐霞客来到黄山,并在黄山上下纵横,来去自如,尽情游览。

也可以说,徐霞客此时来到黄山,来得适得其时,恰到好处——黄山正需要这支生花妙笔的描绘并向世人展示自己——真可说是天意如此! 

 

十一、游记的深远影响 

 

总而言之,徐霞客两游黄山,不仅向世人介绍黄山瑰丽多彩,美妙绝伦的景色,告诉了世人:黄山值得一游;同时又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世人怎样去游。

有资料证明,明末的“东南文坛盟主”钱谦益,闽南大师、抗清烈士黄道周等曾受他的影响,拨冗登游黄山。他们的黄山游历、游记、诗歌又影响到更多的文人雅士……如此而产生的“滚雪球”效应如水波漫向四面八方。

可以肯定的说,黄山游客逐年攀升到170多万,黄山成为皖南地区的旅游龙头,都与徐霞客两游黄山的影响有关。

还可以肯定的说,黄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定为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确定为“世界地质公园”以及诸多殊荣的获得。徐霞客两游黄山后得出的“登黄山天下无山”的评价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的!

徐霞客以两次游历、登临黄山的经验体会,并经过多年的观察比较各名山大川,得出的“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并由汪鞠卣据此归纳引申出的“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观点,影响中外,通今达古,与黄山共存!

总之,徐霞客笔下黄山景色丰富多彩,美仑美奂,鲜活灵动,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与感召力,极易点燃人们领略征服黄山的激情。

徐霞客笔下的黄山,其实,就是他心目中的神山、圣山。他是用心在写黄山!

黄山感谢徐霞客手中的那支神笔!

 

 

 


 

 

上一条和施明府源黟山竹枝词      下一条歙砚简介及历史渊源

 

相关评论    评论数:0